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贵州省写作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学会 > 新人新作

掉地的被子

作者:郭仁凤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94 发布时间:2013-04-23 10:35:53

小的时候,因为父母的原因,我一直住在奶奶家,对于我来说,奶奶才是我最爱的人,至于父亲,那只是一个陌生的代名词。

      奶奶时常会笑着说,深夜里我最喜欢蹬被子,大概是平常太过调皮,睡觉也不安宁。其实我也知道我爱蹬被子,因为每晚我都会被冻醒。她偶尔醒起来会帮我把被子重新盖上,我总是很感动她对我的关爱,很是感激,以为她才是真正关心我的亲人,却早已忘怀,那个住在另一边为我奔波劳累的父亲。

      六年级那年我离开了奶奶回到父亲的家。

      父亲长时间不在我的身边,不知是否是想弥补对我的关爱,或是温暖这个冷清的“家”,他总是对我笑语盈盈,每一句话都格外小心,把他该有的温柔和爱都给了我,但不知为什么,我对他的这种爱很是反感,他问什么,我便答,越简单越好,有时甚至不理睬,让他显得很是尴尬,我却不以为然。

      似乎我的到来并没有让这个“家”热闹起来,也没有让这个“家”充满爱,父亲有时会很晚回家,阿姨就更别说了。我很容易便能想到这个“家”从前是多么的冷清。我是多么怀念在奶奶家的日子,怀念那个家的温暖亲情,欢声笑语。于是我把灯开得亮亮的,电视的声音开得大大的,只是为了给自己一点安慰,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家”里像是有人一样,才能找到一点儿孤独的温暖和热闹。但每当我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便会迅速关了电视和灯冲回房间,抱着熊熊装睡。

      父亲回家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来我的房里,他总会低声问一句:“娅儿,睡了么?”声音很沧桑,带一点沙哑,很小声,生怕我睡着了又吵醒我。我当然不会回答他,即便我是醒着。接着,他会轻轻叹一口气,然后理一理床边上的被子,走出去,轻轻带上门。

      不知是否是因为换了一张床的关系,还是因为我不再调皮的关系,自从回到家后,每一晚我都睡得很安心,没有再蹬被子了,也不会半夜被冻醒。我曾想过是父亲为我盖的被子,可是很快便冲掉了这个想法。世上除了奶奶,谁还会为我做这种事呢?即使是奶奶也不是每次都会爬起来为我盖被子,其他人又何尝会在深更半夜好梦的时间爬起来为我做这种事?况且父亲也未曾说过,所以我更加不相信了。

     可是另一件事却又让我再次起疑惑。

     为了工作,父亲要出差两三天。那是我到这个家父亲第一次出差,不过那又怎样,父亲每次回来都晚,有时甚至是凌晨,对于我来说,回不回家都一样吧。我没有说什么,父亲也没有说什么,大概是知道我并不太喜欢说多余的话吧。父亲怕我晚上害怕,提前一天为我买了一个很小的灯,我也不知那叫什么名字,总之是专门在晚上开着的,直到现在,那小灯还一直亮着。

     父亲不在的这几天,我很奇怪,半夜的时候像是回到了从前,一次次被冷醒,醒来就发现被子凌乱的躺在地上,让我再次怀疑是父亲为我盖的被子。

     第二天的夜晚是狂风暴雨。窗外的雷雨声大得吓人。我做了一个恐怖的噩梦,很快在半夜被吓醒、冷醒。这样的夜晚突然让我很无助,很害怕,很孤独。我想去敲隔壁阿姨的门,却又怕打扰她睡觉,惊恐害怕中我拨出一个甚至还未背熟的号码。我想那天晚上第一时间只想到打给父亲而并不是奶奶或其他人,大概是因为怕影响到他们休息吧。我激动地拨了过去,一直哭哭啼啼使父亲根本没听到在说什么,但大致是知道了我被冻醒和雷声吓着了,一直不停地安慰着我,说过几天便回来了,直到雨声渐渐变小,直到我渐渐平静以后。

     接下来的几天,我总是在半夜被冻醒,却也没怎么被吓着。

     父亲回来后,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和阿姨大吵了一架,本来我也就不太在意他们之间的事。我的生活恢复了宁静,就连夜晚也变得宁静,没有再被冻醒。我怀疑父亲为我盖过被子,却一直未开口问过,他也没说,只是经过那一晚后我开始不再那么反感他。

     但另一件事却让我把对他的反感彻底冲走了,取而代之的是爱。

     那次我和同学玩到很晚才回家。回到家,父亲已经在家了,因为我回家太晚,他吼了我,依稀记得上一次吼我,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于是,我生气了:“你凭什么吼我,有什么资格吼我?你自己哪次不是这么晚回来的!”“我是为了工作,为了你的生活,可你是去玩!郭仁凤,你到底还知不知道这是你家!”我知道父亲很生气,因为他只有在发怒的时候才会叫我的大名。父亲狠狠的扇了我一巴掌,“我也不稀罕这个家!”我哭着跑出家门,重重地摔上了门,完全没有看到此时父亲是怎样的表情。

     我在同学家住了一晚,那晚睡得很不安稳。起先是失眠,想起父亲更加不高兴。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冻醒,窗外的寒月那样冷得让人刺骨,把地上的那床被子照得更加冰冷。被子从来都是温暖的,可是地上的那床真的好冷,我已经够冷了,这样冰冷的东西更加让我不敢触碰。

     那真是一个寒冷刺骨的夜晚。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的电话打来,我挂了。接着,又打来,这次我接了。

     “娅儿,昨晚睡好了吗,有没有被冻着?”电话那边听得出他的焦急。我本以为他会提昨晚的事,但没有。

     “挺好。”我冷冷的回应。

     “我担心你冻坏了身体,被吓着……还有蹬被子……”

     “每天晚上的被子都是你替我盖上的吗?”我忍不住问了这个一直憋在心底的问题。

     “是……因为怕你被冻着……那几天我出差怕你蹬被子特意嘱咐你阿姨,可是她居然睡着了!”父亲说着有点激动。

     “所以你们吵架了,因为被子?”

     “不是因为被子,是因为你。”

     “爸……对不起!”我终于忍不住了,跟同学道了谢,快速奔回家中,就在那时我是多么想看到我亲爱的父亲!

     那一天回到家,我第一次发现父亲老了,他的脸上多出了很多叫做皱纹的东西,皮肤经无数年日洒雨淋出现了黝黑,瘦了,头发也开始花白了……

     我突然感到自己太不懂事。自从父亲再婚后,我从来没有看到父亲的好,从来没有给他一个好脸色,总觉得他对不起我,不再爱我了。就是他辛勤工作了一天,回来问我关心我的话我也不领情。然而我没有想到父亲劳累了一天,深夜还要起来为我盖被子!我想象那掉在地上的被子,是父亲一次次给我捡起来盖上,它一次次让我睡得安心。那温暖的被子,不仅温暖我的身体,我的灵魂,更温暖了我那颗寒冷的心!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联系方式加入收藏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贵州海外旅游总公司 国际旅行社许可证:L-GZ-GJ00001 icp黔ICP备10200780号-1
电话:+86.0851.6576126 传真:+86.0851.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657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