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贵州省写作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学会 > 学术探讨

四十年同学聚会

作者:多木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98 发布时间:2013-12-11 13:59:29
 

一别将近四十年,

相逢感慨万万千。

虽未见面情犹在,

几度午夜梦魂牵。

邀请游览林科院,

笑语欢声喜开颜。

诸君携手多帮助,

不负今生同窗缘。

                                                 

                                                  赠本和吾兄

   (一)

 

与兄对弈无凯歌,

 

四十来年成蹉跎。

 

愿君人生盘盘顺,

 

夕阳余晖彩霞多。

 

  

   赠本和吾兄

   

    (二)

   

   

      锦杉赋  

    

     杜生权  

   

 

庚寅七月,余采风锦屏,远观山麓有杉,坡坎长杉,沟壑河沿到处生长的都是杉。它们或孑然矗立,或三五成群,或万亩成片。近瞧,阁楼用的材料是杉,房舍是杉,窗棂是杉,器具是杉,风雨桥是杉,吊脚楼是杉,真乃杉木之乡也。  

余观杉之形态,圆如盖,尖如笔,直如受绳,皮若朱砂。体小者如婷婷玉立之美少女,体壮者如顶天立地之伟丈夫。其节坚,其质轻,其叶经寒冬而不凋,历酷暑而不枯。其材可为柱,为椽,为梁,为檩,为器具。位高不炫,位低不怨,大用大效,小用小效,受湿虫不蛀,入水不腐烂。材作器具,年愈久,质愈坚,色愈赤。皮可盖房,价廉物美,古色古香。根暗红,经火烧,刮皮,去心,味淡,可食。三年天灾,救人无数。出生不择土地肥瘦,生长不捡地势高低,效力不怨大材小用。终身奉献不居功,浑身是宝不作秀。为环境改变,为气候调节,为地方繁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推其志也,与日月争光可也!  

同行者问曰:杉之子孙变种乎?答曰:根正苗红,不染色,不挂彩,一茎独上,有直无曲。  

人云:出污泥不染者,莲也;高风亮节者,竹也;遇压不弯者,松也。余观锦屏之杉,有莲之高洁,有竹之耿直,有松之坚毅,只有付出,无欲无求。  

    余叹曰:锦屏杉,乃真君子也。

轶趣人生

 

    杜生权

 

我出生在息烽县一个边远山村的农民家庭,那里经济落后,交通不便。我读小学四年级时,每天往返20公里路程,鸡叫起床,吃一碗油炒饭管一天。下午放学,饿得实在走不动了,就约上几个同学去偷农家的地瓜、包谷杆、红薯吃。主人赶来抓,手里拿一根竹杆,边吼边打,而我们这一群毛贼,一个个猴精似的,东窜西跳,居然没有一个被逮住。有时就去摘马路边的红籽吃。当时的川黔公路还没有铺柏油,汽车过后扬起的灰尘,散落在红籽上,铺了厚厚一层。勒一把红籽捧在手里,“噗噗”吹两下,就是美味佳肴。

我从小学二年级起,就和同学约定:不要家里一分钱,利用下午、星期天自己找钱交学费、吃饭。我们去锤砂卖,一方砂,4元钱,要锤两个月。手开始起水泡,接着是血泡,锤把上是斑斑血印。水泡血泡后来转为老茧,用手在火里抓包谷花都不觉得烫。我们去挑煤卖,一去一来要6个小时,赚的钱只有区区两毛。当时才9岁,山高路险,一次只挑20斤,煤厂的人都不收我们的煤本。后来,我们又去刨桐子、卷子。农民打的桐子掉在石缝里取不出来,我们的手小,几下就抠出来一颗。卷子树是脆的,特高的地方大人不敢去摘,我们身轻如燕,玩几个惊险动作就搞定了。这一段经历是我一生的财富。

人生最怕三祸:水、火、车,而我则有幸躲过了这“三祸”。

我十岁时,已读过近百部小说,当发现家里藏有十六箱古书时,如获至宝,有的书当时虽未能读懂,像《阳宅三要》、地理五诀罗经透解七门遁之类,但很喜欢。大人们警告我,不要读这些书,我口头答应,暗地里却找借口放下楼门,把光线挡住,以免“天机泄漏”。不巧的是,有一晚用葵花杆点灯,掉了一个明火在床上,当我看书疲倦进入梦乡时,感到浑身滚烫,大喊几声“妈呀!完了完了”跳起来,反应敏捷的父亲从楼下顺手端了大罐苦丁茶顶开楼门冲上来,一把拎起我扔到一边,对着明晃晃的火一罐茶泼上去。我的卧具无一件完整,大腿侧面烧伤处至今清晰可见。幸好是闷烧,无火焰,否则满楼的葵花杆等易燃物早将我葬身火海。  

大约是1976年吧,我和几个朋友来到乌江边,找到一只木船,请了一个船工,乘船向河中荡去。乌江上游这一段,水面宽阔,两岸奇峰异石,悬崖峭壁,青松倒影,美不胜收。我们或吟诗、或唱歌,惬意得很。不想乐极生悲,当离水坝余米时,突然舵片松动,仔细一看,连接舵杆的木榫折断。船没有了动力,失去了方向,随着缓缓的水流向下漂去。船工大叫一声“赶快跳水”竟先跳水走了。朋友曹安祥也说“跳水!”正在千钧一发之际,同窗好友舒本和灵感突现,大叫一声“你们都走了,杜生权咋个办?他是个‘旱鸭子’!赶快掌稳舵,我用身体稳到!”说完,弓着腰扑到舵杆上,两手紧紧抓住船帮,用身子把舵固定下来。曹安祥掌舵,我用双桨划船,慢慢向岸边靠近。我们三人到得岸边,一个个嘴巴还在打颤!至今我对舒本和感激至深,对曹安祥心存感激,至少,当时他没有跳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躲过一次车祸,富有戏剧性。

19791021 ,我从息烽骑自行车回黑神庙中学。吴迎春是我小学时很受尊重的老师的干金,因沾亲之故叫我“表叔”。她看到我骑自行车去黑神庙,就非要我带她回家不可。那天下毛雨,我怕出事,给她找了一辆拉沙的拖拉机。息烽到黑神庙要经过干沟桥约3公里的大坡。我骑车到干沟桥坡顶时,看到前面两公里处似乎无车,于是放开车闸冲下去,耳边只听到“呼呼”的风声。下到一公里左右,前面有一个90度弯道,弯道的凹面处农民堆了几树干草,影响前方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联系方式加入收藏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贵州海外旅游总公司 国际旅行社许可证:L-GZ-GJ00001 icp黔ICP备10200780号-1
电话:+86.0851.6576126 传真:+86.0851.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657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