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贵州省写作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学会 > 新人新作

严师

作者:程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527 发布时间:2013-04-23 10:34:03

   

一座小山低洼处,传来朗朗读书声,茂密高大的松树直立在我面前,这里是学校的背面,在这里,可以清楚地看见学校的操场。我抬头,闭眼,听着那动人的读书旋律,禁不住回忆起那位不苟言笑的严师。  

他花白的头发下是一张每天都精神抖擞的脸,眼角有明显的细长皱纹,藏在他额上的是岁月摧残留下的痕迹,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嘴角很时往上勾一下,下巴还有些细细的白胡渣, 一米八几的高个,显得很瘦。记忆中他时常穿着一件灰黄色的短袖,下身几乎都是一条灰色的西裤,短袖的一半被他掖在皮带下,露出他细弱而又挺拔的腰身。  

他是一位乡村老师,经济条件并不宽裕,但他隔一段时间总会拿一些故事书给我们,全班七十多个人,一个都没有漏掉。课前,他会讲一个小故事给我们听,会给我们讲作文,会让我们写小故事,不管我们写得好坏,本子上总是满大篇的红字,有时他会把自己写的文章读给我们欣赏。他会变着有趣的花招告诉我们语文的重要性,只是那时年少,不明白他的用心。  

他要求严格,让每一个同学回去之后都要预习、读书、写作。有一次,我正好忘记了预习。  

那是老舍先生写的《猫》,记得他从自己家中抱了一只猫到教室,这可新鲜啦!第一次在课堂上看到动物。老师一进门,就把猫放在讲桌上,猫儿在上面转了一圈,看了我们一眼后懒懒地躺在讲台上,乖巧的样子让我心痒痒,恨不得摸它一下或捏它一把,老师看了我们一眼,什么也没说,全班安静的盯着他,他严肃的看着我们,开口道:“你们观察它,看一下它有什么特点。”说完便又陷入沉默,我皱了皱眉,随口道:“毛是黑色的。”老师看了我一眼,接着有一个同学又道:“它睡觉在摇尾巴。”后面是一片七嘴八舌,老师认真听着。半节课后,他让全班同学住了嘴,开口道:“半节课,每一个同学都没说到点上,你们回去预习没?”他板着脸,眉头皱成一团,搞了半天,就问我们预习没,我心头一阵惊慌,看来,今天没好日子过了,果然,老师最先点我起来。  

“预习没?”他问道,我吞吞吐吐半天,将头埋的很低。  

“把手拿出来!”他严声道,我知道,他生气了,我都没预习,那别人呢?不敢想象。我害怕得想哭,但最终还是把手慢慢抬了起来。  

‘啪……啪……”他的教鞭无情的打在我手上,连打了五六下,他收手,眼神犀利地看了我一眼,这道目光就像锃亮的钢刀刺过来,又准又稳,击中要害。  

“让你长点记性!”他转身时又看了我一眼,有些失望的眼神。随后被他点起来的无一幸免,教室里“啪啪”声持续了很久,猫儿头也没抬一下,继续慵懒的躺在讲桌上,一动也不动,我看着他,思考老师那失望的眼神。老师教训完我们后,毫不耽搁时间,滔滔不绝的说着《猫》,我不敢分神,仅仅半节课,黑板上全是《猫》的笔记,都是被老舍先生写活了的那只猫。  

从此之后,上他的课我都会提前预习。不止如此,我养成了写作的习惯,并爱上了语文。  

他是位不喜言笑的老师,在我看来,他的脸上出现一次笑容都是奇迹。然而,我看到过一次这种奇迹,可惜,那也是最后一次。  

他身体一直都很健康,可是那一天上课时,他突然倒下,全班乱作一团,其他老师慌乱地叫了救护车。就这样,他一去就是几个星期,这几个星期里,没有新的老师为我们上课,他的课一直都空缺着。同学们为他哭了好几次,害怕他一去不回。几个星期之后,他终于回来了,可是却一直没来上课。我们担心他,所以我和几个同学约着去看他。看到他的样子,我吓得差点夺门而逃:他躺在床上,肚子上插着根管子,手背上还吊着盐水,脸色苍白,眼下是一片青紫,一向精神抖擞的他一下子变得无精打采,好像随时都会闭上双眼一般,但他的眼还努力睁得大大的,近视的双眼没了往日的灵光,却多了一些哀伤。看到我们,他艰难地眨眨眼,我忍住痛苦的冲动,走在最前面。  

“冯……冯老师……我们……来看您了。”我声音颤抖着。  

“唔……”他轻点了一下头,满头的白发刺到了我的双眼,我站在床头,头埋得低低的,喉咙有些刺痛,鼻子酸酸的。  

“过……来……”听见他艰难的开口,我抬头看了一眼,走过去。  

“好……好……学……习……”他有些口齿不清地说着,他抬起那双粗糙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往上勾了一下嘴角,我呆住了,他以前也喜欢这样摸我的头,但没有笑,这一次,他笑了。我泪水再也止不住,从眼眶中溢了出来,后面的同学也小声抽咽着。我知道他有很多话想说,可惜,开口有些困难。我盯着他看了一会,他的眼里,有欣慰,有期盼。  

记得老师以前就对我们说过:到乡下教书的本来就少,他已到了退休的年纪,他却对学生不离不弃,他说如果他走了课就会一直空缺着,半把年都招不来一个老师,那课就要停半把年。他二十岁开始教的书,这一教就是三十多年。  

不久,他的病情奇迹般好转,过了几星期他又重新回到学校回到他原来教的班,他的返回,让同学们对他更加敬重。  

暑假时,父亲把我接走了,没来得及给我的恩师道别。两年后,我终于又回去,经过他家门口,我激动得敲着他家的门,把他最喜欢喝的酒抱在胸前,不一会,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开了门,那是老师的老伴,她看见我,先愣了一下,和蔼的脸上多了些愁容。我笑着叫了她一声,她回过神来,沧桑和蔼的笑容挂在脸上,她请我进屋,我摆了摆手,说:“阿婆,不用了,我妈妈在下面等我,我只看眼冯老师就行!”她愣了一下,往上勾起的嘴角垮下来,眼圈一下也红了起来。  

“他在你们暑假开学那天去了……”我呆住了,听着她的抽咽声,我久久不能回神,这真是晴天霹雳!看了一眼屋内,内厅的白墙中央明显的挂着恩师的黑白照,又看了一眼阿婆,回头忍住泪,握了一下她饱经风霜的的手,往来时的路跑去。  

这位不苟言笑的老师,让我懂得了语文的意义,还记得他手摸在我头上的感觉,温暖的,慈祥的,期盼的。他的脸,永远都那么精神抖擞,他的笑,像初冬的太阳。全班七十多人,他都无微不至,一个也不少的默默关爱着,用他的方式去关爱着每一位他教过的学生。他的严爱,是看到我们身上的希望,他的不离不弃只为告诉我们语文的意义,如今,对他的这片苦心我又了解多少?  

现在,那所小学有了新来的语文老师。  

听着这熟悉的朗读声,我茫然了,老师,我将来能像您一样吗?能像您一样教语文,像你一样无私的将知识传授给下一代吗?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联系方式加入收藏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贵州海外旅游总公司 国际旅行社许可证:L-GZ-GJ00001 icp黔ICP备10200780号-1
电话:+86.0851.6576126 传真:+86.0851.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657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