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旅游在线 >> 贵州旅游文化 >> 正文

贵州之贵,均宝贵!

  人间最贵,没有之一!

  央视这样评价贵州……

  人间最贵,贵在青山常在,贵在绿水不改,贵在古朴如初,贵在风味犹存,而集这些可贵于一身的,正是贵州。

  世外桃源,坐落西南,是时候,打卡贵州之“贵”。

  贵州,贵在依山傍水

  山不在高,神往则名。

  水不在深,有歌则灵。

  一步一诗,一眼一画,

  无人能逃出贵州山水布下的“迷魂阵”。

  在贵州铜仁,

  有座宛如仙境的“天空之城”,

  名曰梵净山。

  在贵州兴义,

  有座连徐霞客也惊叹不已的喀斯特峰林,

  名曰万峰林。

  在贵州贵安,

  有一片美得不似人间的“樱花海”,名曰万亩樱花园。

  在贵州荔波,

  有一枚“地球腰带上的绿宝石”,名曰小七孔。

  在贵州毕节,

  有一处中国最大的天然杜鹃林带,名曰百里杜鹃景区。

  在贵州安顺,

  有座亚洲第一大瀑布,

  名曰黄果树瀑布。

  贵州,贵在千年古朴

  如遇相见,

  万头攒动车水马龙之处,

  不必寻,

  返璞归真优哉游哉尽头,

  伊等你。

  在贵州雷山,

  有个世界最大的苗族聚居村寨,名曰西江千户苗寨。

  在贵州黎平,

  有一个恰好停在最美旧时光的地方,名曰肇兴侗寨。

  在贵州镇远,

  有座建镇2282年的“江南水乡”,名曰镇远古镇。

  在贵州丹寨,

  有个闻名八方的“鸟笼编织艺术之乡”,名曰卡拉村。

  在贵州从江,

  还有“中国最后一个枪手部落”,名曰岜沙苗寨。

  (岜,当地方言,为草木繁多之意)

  在贵州平塘,

  有一个因 “中国天眼” 备受瞩目的天文小镇,名曰克度镇。

  贵州,贵在垂涎风味

  舌尖上的贵州,说多了都是口水!

  在贵州,

  有种国酒举世闻名,

  没错,是茅台。

  在贵州,

  有种辣酱畅销全球,

  “老干妈”,你值得拥有。

  在贵州,

  有种美味号称“C位中的C位”,说的就是“酸汤鱼”。

  在贵州,

  有种家常名菜令人欲罢不能,

  正是当红“辣子鸡”!

  在贵州,

  有种小吃清晨拿用来唤醒味蕾,肠旺面,来了!

  在贵州,

  有种小吃像是包小宝宝的襁褓,因此得名“丝娃娃”。

  在贵州,

  还有两种“重口味”当地人爱不释手,

  有请:木姜子、折耳根!

  贵州,贵在生生不息

   “生也一棵树,死也一棵树。”

  《我本是树》

  作者丨余秋雨 (节选)

  苗族作为蚩尤的后代不仅崇拜枫树,而且由于千里奔逃总是以树木作为匿身的掩护,因此也崇拜所有的树,以树为神。

  岜沙苗寨的村民相信,每一棵树都有灵魂,护佑着每一个人的生命。

  这里的孩子一出生,立即由父母亲为他种一棵树。

  今后,这棵树就与他不离不弃,一起变老。

  当这个人死了,村人就把这棵树砍下,小心翼翼地取其中段剖成四瓣,保留树皮,裹着遗体埋在密林深处的泥土里,再在上面种一棵树。没有坟头,没有墓碑,只有这么一棵常青的树,象征着生命还在延续。其实不仅仅是象征,遗体很快化作了泥土,实实在在地滋养着碧绿的生命。

  因此,这个万木茂盛的山头,虽然看不到一个坟头、一块墓碑,却是一个巨大的陵园。但转念一想又不是,因为这里找不到生命的終点。似乎是终点了,定睛一看,怎么又变成了起点?只觉得代代祖辈都聚合在这里了,每一位不管年纪多老都浑身滋润、生气勃勃。

   这里没有丝毫悲哀,甚至也没有悼念。抬头一望哪棵树长得高,身边的老人就微笑着说一声:“那是小虎他爷爷,壮实着呢。”

  又见到一棵老树挂满了藤花,有人说了:“他呀,历来有女人缘,四代了,年年挂最多的花。”

  这里有一棵新树还不大精神,一位火枪手向我介绍:“这是哥们儿,两个月前喝醉了再也不理大家了,现在还没有醒透呢。”

  面对前方那棵古树,陪着我们的火枪手停止了说笑。原来那是这个部落世袭苗王滚内拉的生命树,也是这个山头最尊贵的神树。火枪手们用苗语恭敬地称它为“杜霞冕”。

   反正,不管尊卑长幼,全都在这个山头盘根错节地活在一起了。这儿的家谱总是沾满了露水,这里的村史总是环绕着鸟鸣。村寨里的哪一个人遇到了忧愁或是喜乐,只要在树丛中一站,立即成了祖祖辈辈的事、家家户户的事。这里是村寨的延伸,也可以反过来说,村寨从这里生成。

  现在,世界各国的智者面对地球的生态危机都在重新思考与自然的关系,但在这里恰恰没有这种关系。人即是树,树即是人,全然一体,何来关系?

  这也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死观念。既然灵魂与躯体都与树林山川全然一体了,那又何来生死?陶渊明所说的“托体同山阿”,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我也算是一个走遍世界的人了,却实在想不出世上还有哪一种生死仪式,优于这里让人与树紧相交融的生命流程。在别的地方,“虽死犹生”、“万古长青”、“生生不息”是一种夸饰的美言,但在这里却是事实。

  “生也一棵树,死也一棵树。”这么朴素的想法和做法,是对人类生命本质的突破性发言。

  贵州,贵在“黔”方惊喜

  到不了的诗与远方,我们带你看个够!

  贵州之贵,均是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