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旅游在线 >> 贵州旅游文化 >> 正文

为秋蚂蚱的《黔地人杰李端棻》点赞!

  前不久,贵州拾贰盘古董事长金晓锋发来一篇秋蚂蚱《黔地人杰李端棻》的的文章,与我们有同感,值得学习学习,据秋蚂蚱介绍:

  来贵州不久,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王阳明,一个浙江余姚人,竟然成了贵州文化的象征性人物。

  贵阳市孔学堂内王阳明铜像

  阳明学是一门显学,王阳明和贵州人文精神相呼应,其因大概是他的龙场悟道,也就是说,龙场悟道离不开贵州的环境、人和物,是贵州为他提供了具体的参照对象。

  《王阳明年谱》中记载的“忽中夜大悟格物致知之旨,不觉呼跃而起,从者皆惊。始知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如果是顿悟的话,贵州三年,便是他渐悟的累积。这样说来,应该是地灵的贵州造就了王阳明才对。

  当然,这样说是有点对“王粉”不敬,据我所知,近现代中国领导人中不乏他的粉丝,对人杰王阳明的宣传,出于权治和领袖魅力的两方面考量,都是一件既吃粽子又沾糖的事;承认贵州地灵则有些难,毕竟,贵州好像没有出过什么了不起的人。

  我看过一篇贵州人写的文章《贵州人的特性》,其中的第七节“贵州人文精神”就坦率承认贵州没有几个历史名人,不外乎就是何应钦、王若飞、邓恩铭等少数几个。

  记得我当时看到这一节,不禁哑然失笑。

  你不举例还好,一举例就让我看到你的麻袋底子。

  拜托,知道什么叫“人文精神”吗?

  王阳明先生的悟道实在是他自己的事,倒是他创办的龙岗书院开了黔地的讲学之风。

  至此往后,这个自古“蛮陬之地”单在明王朝二百零四年间,就有进士一百零九、举人一千七百二,“阅二百年,人才之兴,媲于上国”。贵州人是懂得感恩的,这是王阳明在贵州备受尊崇的原因吧。

  另一个大人物孔夫子在贵州的待遇我也想不通——终于想不通。

  贵阳花溪是块宝地。那里有几座山都被孔学堂占据。

  设计宏大辽阔。

  “孔子与中国文化”、“孔子与音乐”、“孔子与企业管理”等等的类似于孔子与随便什么,我们都能读到专著。可孔子本人与贵州这块地方有什么关系,我找不到相关的证据。

  贵州人花这么大的手笔建造的孔学堂在我看来是和曲阜人民较劲。

  当然,孔子和所有中国人都有关,甚至和世界都有关,我们全世界都遍地开花的孔子学院就是例证。

  问题是,我们大贵州(我这个外省人,也用“我们”而不是“你们”以不拿自己当外人)真的没有可以和孔子放在一起谈论的人吗?

  以我对贵州的认识,有!

  李端棻是也。

  说句不在乎文化人笑话我浅薄的话,我对李端棻的崇敬,远在孔子之上。

  贵州学者顾久有篇文章《回望李端棻:一个贵阳人与中国近代史的风云际会——我们为何要重提李端棻》,其中写道:

  钱穆先生曾经说过,什么叫活着?有人活着,人家把他忘了,他已经在我们的记忆中消失了,这个人已经死了。有些人死了,但我们还记着他,而且经过许多年,每到一个时代回忆起他,都会有一种新的认识,什么叫活着,这就是活着;什么叫生命,这就叫生命。李端棻如是,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如是,所有心中有信仰的人如是。人无信仰,虽生犹死。

  曾经有过这样一段历史,曾经有过的这样一种担当精神,唤醒了我们对信仰的追求。如何把他们心中的这些东西传递下去,是我们重提李端棻的意义,也是我们思考的目的。

  李端棻和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们,以及中华民族永世有信仰有追求的人,当之无愧地可以称为“民族的脊梁骨”。······当我们重新面对李端棻时,我们能否上对祖宗,下对儿孙?

  我们要知道,这些有信仰的人仍然看着我们,看我们这个时代,他们冥冥之中的存在让我们不断思考,我们需要弘扬的是什么,需要改变的又是什么。

  顾久先生给我的印象是谦谦君子,从这段文字中,我读到的却是他隐含悲愤的胸腔呐喊。

  你们看一看 李端棻书法作品别俱一格,入木三分……

  李端棻是谁,有关文章很多,我不在此赘述。

  撇开他的《请推广学校折》的倡导而诞生的京师大学堂(今天的北京大学)和发现梁启超等不说,他的《变法维新条陈当务之急折》乃奠定了他是中国近代史上少有的觉醒者之一。

  从宪政角度考量政体,试图打破两千多年来的帝制家国,翰林院编修崔国因上折提出:

  “设议院者,所以因势利导,而为自强之关键。”(见《奏为国体不立,后患方深,请鉴前车,速筹布置恭折》)在先,李端棻其后。然而,我们知道的是,这种试图削弱皇权的近代宪政奏请注定要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和立宪奏请相同命运的还有他的《普通学说》里倡导的通识教育,我们翘首以盼了一百多年,一会儿盼望宪政,一会儿盼望通识,都快盼望成长颈鹿了,仍然见不到天际线内有任何类似的身影出现。偶尔,天空飘过几次海市蜃楼······

  《清史稿•李端棻传》,寥寥数语,可以理解,甚至有些感激,毕竟一个发配之人。

  李端棻这个名字,仅限于学术界是个悲哀。

  贵州民间绝大多数对这个黔地人杰不知道,不了解,这是贵州的无知。

  如果说“启蒙”是划开黑暗的一道闪电的话,作为中国近代史一个伟大的启蒙者,贵州人李端棻就是不断劈开黑暗,至死不息的勇士。

  试问,熟读唐诗宋词的人,有谁能举出比苾园先生的“君不堪尊民不卑,千年压制少人知。奴隶心肠成习惯,国家责任互相推。峡经力士终能剖,山有愚公定可移。缅昔宣尼垂至教,当仁原不让于师。”

  (《苾园诗存•国家思想》)更掷地有声,更切中肯綮的诗词?

  李端棻墓 位于贵阳市乌当区永乐乡水塘村松山小阜半坡

  宣尼无害,苾园“无益”,这大约就是为何后者鲜为人知的原因吧?

  据说贵阳有李端棻纪念碑,可惜我没找到。如果有一天,贵阳孔学堂能够改成“苾园纪念堂”,我肯定不用找就能直达了······        

  我们拭目以待!          



旅游新闻报料QQ群:131380194
 
 
 
 
 
作者: 秦仁智  文章来源: 贵州旅游在线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20-10-07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帐号信息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黔中旅行社 旅行社许可证号:L-GZ00397 icp 黔ICP备10200780号-1 gabeian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380号
电话:+86.0851.86576126 传真:+86.0851.8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86576126  手机:18985589677 
贵州旅游在线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