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旅游在线 >> 贵州旅游文化 >> 正文

画家刘邦一文集(五)

中国文字

  我八十年代初有段时间喜欢研究中国文字,对文字的发生、构成、变化颇有兴趣。认识到最早出现的,也是构成文字基础的单体象形,发展为合体象形,还有形声、会意、转注、假借。古文字的构成经曲折、模索、渐达到“约定俗成”的定型。中国文字太精彩,比如:女子是好字,可释为女子好,也可释为女人有子为好;少女是妙字,山石是岩字;古木是枯字;此木是柴字;长巾是帐字......等等,因此我试看用文字画成图画,这是八三年发表在《苗岭》(贵州文艺刊物)上的一部分(刊物我找不到了,只剩这一页复印件,还是八八年评工艺美术师职称留下的)。《苗岭》的美术编辑陈筑培是朋友,常发表我的连环画,插图等小品,让我找点另碎银子。此人也二十多年没音讯了,更不知他的近况,他略大我二、三岁,愿老友们安康。

画黄果树瀑布

  一九八〇年暑假到了,重庆气温已是三十八、九,四十度。那时没有空调,我像热锅上的蚂蚁熬着每一秒,下午终于考完试,立即冲向火车逃回贵阳。

  一九八〇年邓小平已坐江山几年,不搞个人迷信,倾刻间全国的城市、机关、工矿、学校、部队的毛主席雕像基本拆除,我们进校派给的任务就是拆掉教学楼里毛主席的雕像,几十个同学用绳子捆着,放倒,敲碎,倒到垃圾坑,任务完成。北京人民大会堂也重新装饰,以各省区命名的厅堂由各省区负责,并要体现各地的风貌。作为重大任务各省组织力量,贵州省人大负责为贵州厅装饰,请我画油画《黄果树瀑布》,请王振中张润生画山水《娄山关》,请刘复兴设计制作珠砂山盆景(从万山汞矿调来50公斤最好的珠砂),万祥富负责美术字窗帘等(那时没有电脑,美术字等标语全靠人工手写)。我整个假期基本用掉了,先到黄果树瀑布去观察写生,然后在省人大的一大厅正式开画。各省请各省自己的画家(如云南袁运生陕西刘文西......)并发1500元酬劳(相当于当时一个人两年半工资,现在的15万元),只有贵州太穷,没钱,就当作贡献。我画完给我的酬劳是:重庆到贵阳来回卧铺票(一张十二元另几角),一小捆油画笔,十几盒油画颜色,一小包珠砂,还有就是在人大食堂蹭了半个月的官饭。这些我已很满足了。以后各省厅堂都印了画册,说给我一册最终也没有拿到手,只有这当时发表在贵州日报上的一个影子,不重视呢,其实大家都不重视,我也从来没当回事,不过就是画了幅风景,从艺术的角度看,其实挂在人民大会堂的画也不一定是什么好画!

转运

  我当农民时寨子后面,当时还是荒坡,没有房子,有一棵大树,大树右边是稻田,我的福地,故事从这里开始。

  一九六八年,千千万万青年学生被赶到农村,所谓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中国从此有了一个新名词:上山下山知识青年。

  我们知青一家5人来到锦屏县同古公社花轿大队嫩寨小队插队落户,开始挣工分吃饭的农民生活。到了70年,家庭成分好的有关系背景的,陆续被抽调去修铁路,国防厂矿,县城单位,参军,上大学(工农兵学员)。我因黑五类子女什么份都没有,因此只剩下我孤怜一人。有母亲每月寄来的十元钱,我常不出工偷着画画(此举遭到农民批评议论,为我好,认为我不但不出工挣钱,反而花钱买颜色,傻得凯呀!)我不知苦难地度过孤独苦难的日子直到一九七二年的一天。

  这天早上,我到寨子后,水稻田看田水(即补水或放水,修补田埂以保持田里的水位),突然觉得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一条约1米5.6长,从头到尾银灰色的大蛇在我身后缓慢爬行,当我抓了一块石头转身时,蛇已不见踪影。真是菩萨仙姑下凡来救我,从那天起,我开始转运,很快转点到贵阳郊区当乡村教师,继而回城当了工人,恢复高考后,一九七八年四川美院第一次到贵州招生,我以第一名成绩顺利进入大学......走到今天,我工农兵学商干科教文卫都干过了,成了老炮,自由,快乐!

  正所谓:磨难多多,苦尽甘来,经历丰富,百味人生,感悟天下,继续画画!

作息表

  一九七一年,我二十一岁,今天的幸福小青年上大三了,我却当农民三个年头了,翻出当年定的秋季(农闲)作息表,自己大吃一惊,这哪是当农民,简直就是在读美术学院,经过文革,教会我们要懂得保护自己,因作息表要贴在墙上,我写作息表(红笔箭头处)专门有学毛著一栏(就是每天要学习毛主席著作),骗人耳目。但农民常到我房间闲坐抽老烟叶,对我墙上的画、解剖图、作息表从来不看一眼,但有备无患总是必要的。我有很多套毛泽东选集(学校送,省、市、县、知青办送,到了乡下公社党委送)。当有青年农民结婚时,出了帮忙抬轿子,我还用红毛线捆一套毛选送去,新郎不敢不收,我即可混一顿喜酒喝,真是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

老炮自语

  我与佛有缘,此生有神灵护佑,每在人生的关键,都有贵人相助,朋友帮忙,虽多磨难,但最终苦尽甘来。本人毛病多多:直率,我行我素,嫉恶如仇,胸无城府,持才傲上,不畏权势,直话直说,口无遮拦,容不下半点沙子,特恨献媚势力小人!因此得罪人,不喜欢我的人也有,但喜欢我的朋友更多。

  但我潇洒到今天,朋友们同学们称我为“艺术老顽童”,“幸福小刘哥”!

  感恩我的父母,朋友,家人和生养我的这片土地!

岁末回忆

  在我的前半生中,最值得庆幸的是:在困苦寂寞而生命旺盛的知青岁月里,没有被小山丘挡住视线,我要奔前途,劳作、画画、等待母亲和朋友的书信是我生命的全部,我在黑暗中绝望的坚守着希望......

  我的家族与艺术的缘份

  说也奇怪,我的家族成员大多与艺术有缘份。我家四兄弟有三个搞艺术;我的堂哥刘森民在鲁艺学作曲,是中国广播文工团(总)团长,后调中国唱片总社任社长;堂姐刘荆兰是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姐夫丁里是总政文工团团长,大型歌舞剧“东方红”的总导演。我的几个姑姑是建国后的第一批电影演员,刘燕萍是歌唱家,几个姑父也很厉害,一个是人民日报社长,一个是总参军务部长,刘烽是原中央民大艺术系主任,歌曲“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的作者(其哥刘炽更伟大:让我们荡起双桨,上甘岭,阿诗玛等上千首歌曲作者)。

  八十年代我经常去北京,因到轻工部和国家科委跑项目,最多时一个月飞四趟(那时机场在磊庄,E2-18型苏联飞机)。我每次去基本住在九姨家(我母亲最小的妹妹),九姨在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姨父马言济(其哥马未都)也在摄影系,电影“冰山上的来客”的拍摄者。九姨家住在小西天电影学院宿舍筒子楼,进进出出都是什么导演演员的。我喜欢住九姨家好处是能常到电影学院看内部观摩电影,当时贵州美术界的很多朋友都在九姨家住过。我也常去表哥雷飞(演彭大将军的特型演员)家玩喝酒,他住在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三楼,走廊也如筒子楼,一排排切菜用的小桌,煤气罐,碗橱,碗橱上挂一块灰不溜秋的布帘,墙上挂满一串串大蒜,大葱,地上堆着大白菜。在北京除我母亲众多亲戚外,父亲这边全是陕北人,都很直率,豪气,并在艺术上很有成就,当年绝对的大伽。


旅游新闻报料QQ群:131380194
 
 
 
 
 
作者: 刘邦一 文章来源: 贵州旅游在线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8-04-27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帐号信息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黔中旅行社 旅行社许可证号:L-GZ00397 icp 黔ICP备10200780号-1 gabeian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380号
电话:+86.0851.86576126 传真:+86.0851.8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86576126  手机:18985589677 
贵州旅游在线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