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旅游在线 >> 贵州旅游文化 >> 正文

画家刘邦一文集(二)

我画马

  我喜欢马,五岁开始画马。起因是父亲给我画了一张军官骑马的勾线画(我见过的父亲的唯一的一张画),我很开心,爱不释手,开始临摹父亲画的马,这样一发不可收拾,能有平面的墙上,地上,凡是能画的地方全是马。家景不好,买不起颜色纸张,母亲看我太爱画画,在单位拿了本横格公文纸,又薄又脆,弄来一支2H铅笔,又细又硬,一画纸就破。我更多用粉笔,很方便,随处可涂。父亲有时带我去他的单位(护国路上什么营造公司),我就把他公司的墙上地上画满,大人们很惊异,父亲很得意。我家住弯弓街,街口与文明路连接的地方是国营菜场,农民的马车每天送蔬菜来,我一看见马就走不动了,盯着马仔细观察并要用心记在心里,如马腿马脚长得什么样,前后侧看的形状不一样等等,真是达到痴迷的状态。后来大哥借来徐悲鸿的马(印刷品)挂在墙上,我学到很多方法,同时也觉得许多地方画得不对。后来母亲到北京开会,给我买了彩铅和彩色油泥,我涂了又捏。我渐长大,读小学三年级时为“少年朋友”杂志画过群马图,小学到中学,墙报我包了,写写画画。后开始学素描,油画,马少画了,大学时常做些动物的陶瓷,马占有一席之地。我的老师罗明遥教授感叹说:这个刘邦一对马很有情感!

  也许我现在画的马真不如五岁时所画,可惜我孩童时期的画一张未留下来。

洒尿占地盘

  十月至十一月,经朋友介绍,到杭州瓶窑屠总庄园画了十多天画。

  庄园占地一百二十亩,风景优美,有客房,餐厅,会所,游泳池等,已基本成形,只差内部装饰了。我们到莫干山玩了两天,屠总准备画材,同时给我先弄好一套客厅,现装热水器,酒店标准的用品一应俱全。我作为庄园的第一客人进住并开始我的工作。每天厨师来给我做早中晚饭,并问我喜欢吃什么尽管提不用客气,我随便说吃鱼吧,从此每天主菜各种鱼各种做法换着吃。鱼吃够了,黄酒也喝掉几罐,真辛苦了厨师小柴(为此画了幅画感谢他)。

  我入住园子第二天叶建明来看我,他懂易经阴阳之类,一看这风水宝地,即问屠坟墓的事(风水好的地方坟多),屠说买了地后迁走了八十多座坟。说实话,第一夜我还是很紧张的,园子里安静得很可怕,我只身一人,耳朵是竖起来的,飞虫的声音,自己身体内部的声音,被子摩擦耳朵的声音,还有说不清的声音都会放大。估计园子里来了新人,阴魂夜里来观察你。所以建明说我阳气大,一般人待不住。我的卧室在以后作办公室的楼上,我上楼即把楼梯口的门反锁。楼上有个晒台,四周有栏杆花墙,面积约八十平米,我突然想起虎狮等洒尿占地盘,我也几泡尿(本人属虎)沿墙洒了一圈,再想我本人从未害过人,整过人,反之还救过人,鬼魂应该不会骚扰我。果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从此一觉睡到天亮!在我入住庄园的十多天里,杭州的朋友要来看我陪我,我都谢了,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和工作,不好耽误别人。只叫阿利兄弟(年轻企业家)给我送来几本小说,纸,笔,指甲刀,香烟。他来时一定要把我拉到德清与他的一伙做企业的朋友们喝酒,第二天才送我回庄园,算是放放风。

  飞回贵阳的前一天(已离开庄园到杭州虎跑山庄住了四天),算我请客,屠总安排,在庄园大团聚,朋友们全部到齐,十八、九人,除杭州的朋友外侯总从苏州赶来,沈总从萧山赶来,阿利从德清赶来,算是庆功会吧!喝了茅台,鹿茸酒,黄酒,红酒。说笑,朗诵诗,唱歌,高兴极了!感谢继伟,感谢屠总,感谢杭州的兄弟姐妹们!!

蚂蚁

  我家四合院里有很多蚂蚁,主要分黑、红两类,又分很多家族。忙忙碌碌,各过各的日子,互不干扰、我们有时捉一个黑色大蚂蚁和一个红色大蚂蚁放在一起,战斗即开始,直到有一方被咬死,这时又感到极凶残!每天工蚁一队队出发寻食,常见他们顶着一粒饭;拖着一只苍蝇;遇上蜻蜓什么的大家伙,它们将其分解,一只翅膀一只蚂蚁就能拖走,身体部分上百只蚂蚁一起拖,蚯蚓等全不是对手。

  院子西面有石台阶,第一阶的长条石相结处坏了一个角,形成一块凹地。我突发奇想,要在此为蚂蚁建一宫殿,找来水泥,在石凹处造屋,有仓库(这是第一想到的,那年头对吃的太关注了),通道,很多房屋(在水泥上用铁钉通了很多洞,还要相通),在仓库里放新鲜米饭,然后用伞条(过去用纸伞,伞面涂桐油,撑伞的部分不是现在的钢丝,而是用竹或木质的小条)作屋顶铺好,再在上面用水泥盖上,抹平,大功告成。两天后,我捉一只红色大蚂蚁放在洞口,它马上进去了,几分钟后出来急回老窝,约一个小时,在他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蚂蚁队伍向宫殿开来,有的顶着食物,有的顶着蚁卵,全搬过来,开始它们的新居生活。

  半年后,我的好奇心实在忍不住,最后还是把宫殿顶撬开了(太坏),蚂蚁一片慌乱,四散而逃。我仔细观察,半年前放的米饭还如当初一样鲜亮,一点没变质,而且它们一点没吃,只是饭粒中有许多小红点(刚出生的小蚂蚁),真是神奇!根据我的零碎知识分析:是否蚁酸能防腐?宫殿密封干燥,只有一洞口出入是保鲜的条件?但如说干燥为何米饭如初新鲜湿润晶亮?我由此而发的兴趣差点使我想学生物学。

  蚂蚁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它们的组织性、纪律性、团结一致性、无私性,使它们成为地球上的伟大居民。我猜想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可能受其启发。

我的四合院小阁楼

  我家住贵阳弯弓街12号,街的中段又有一小巷进到四合院大朝门,进入两进四合院,我家在后面的四合院,房子相当于北京四合院的厢房,我在这里生活到一九七六年。

  我家是一间房和一个小厨房,我们兄弟又逐渐长大,我和二哥就把顶棚开发成睡觉的地方,(顶棚只有中间能站直人)我家后面还有一个小院,住着高五爷夫妇俩,文革前后先后去逝,他儿子把(十二中教师有宿舍)房子给了我家。我家终于宽了很多,高五爷家是一个正房,一间厨房,二哥自然占领正房(大哥在县里工作,八〇年才调回),我就占领正房上的阁楼,有七、八平方米,已经很大了,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房间。七十年代前后,我一直在小楼里学习,画画。画了许多人物写生。蓝色的塑料窗帘,人一坐在那里,色彩特别美,温馨烂漫。我每次画完画,剩下的颜色刮下来涂在木地板上,时间长了,地板上就像铺了地毯,非常好看(我想开发商用此理生产地毯,一定受欢迎)。我家是贵阳的艺术沙龙,每天人来人往,美术的、音乐的、诗歌的,瞿小松,刘索拉等都来狂欢过,演五朵金花之一的美女朱一锦也来作过客,美术界前辈吴家华,杨国勋等常来,贵阳的美术青年基本都来过。每天来的是尹光中、旷洋、曹琼德等,我们搞原拓画、木刻、油画、甚至涂鸦喝酒。我二哥建一,向泽培、廖新华等常开音乐会,演奏提琴四重奏等。另外我还养了很多金鱼(多时两千多尾),二十来个盆钵放满了半个院子,我还养狗(后被张润生、王兴科、尹光中打来吃了),生活真是丰富多彩。

  直到一九七六年单位分了房子我搬出弯弓街。但那是我孩童和青年时期最美好的记忆,直到现在,我凡做梦,背景一定是弯弓街老家的房子、花窗、方石板铺的院子、石台阶、石凳、花台、院墙上爬的植物......

相关推荐:第707页第555页第234页第391页第365页


旅游新闻报料QQ群:131380194
 
 
 
 
 
作者: 刘邦一 文章来源: 贵州旅游在线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8-04-27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帐号信息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黔中旅行社 旅行社许可证号:L-GZ00397 icp 黔ICP备10200780号-1 gabeian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380号
电话:+86.0851.86576126 传真:+86.0851.8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86576126  手机:18985589677 
贵州旅游在线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