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旅游在线 >> 贵州旅游文化 >> 正文

画家刘邦一文集(一)

最年轻的上、下台干部

  一九八九年轻工厅会议,决定一九九〇年十月举办“贵州省轻纺工业十年成就展”,下文全省行业参展并调集展品,我任展览指挥长。除研究所基本队伍外,抽调了省二轻校的教师及后勤:杨校长,张实践主任,教师马贤昌、张旭、陈红旗、马骏、黄伟等。

  经3个月努力,展览胜利开幕,省部领导很重视,这也是他们领导的成果,企业也很高兴,参观展览时哪位领导一高兴就拨点款弄个项目什么的,对展览团队厅长们很满意,每人发了个奖状,以资鼓励(过去以资鼓励是没钱的,纯精神!)下面第一幅照片,我右边马贤昌,左边邱厅长(干实事的好干部),中间的是副厅长周高帘,解放后第一任习水县委书记兼茅台酒厂长,几十年老茅台养生,没什么文化,人很朴实厚道(因此老革命干到副厅)。在布展过程中,他常拿茅台来慰劳我(都是七十年代的老酒),我即组织几个菜,大伙就在工地喝掉(可惜每次只拿一瓶),另加习水大曲等凑着。这次展览皆大欢喜,厅长一高兴很快将我扶正,我成了贵州轻纺工业系统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但才几年,邱厅长离休,上来一个政工出身不懂业务的傻逼杨厅长(因苗族当了一把手),似疯狗,是天敌,对我横直不顺眼,经常干预我的正常业务和工作。恰逢我不吃硬,写了三次辞职报告,甚至一次把报告拍在他桌子上,到海南七个月不上班,他就是不同意,又不开除我,我因是法人没办法只好回来。

  正当我安下心,把研究所搞的火红人时,他突然下文免了我(没有任何理由及说明),真是我党干部任免史上最奇葩一事,我又成了最年轻的下台干部!但要感谢这位小人厅长,我才有机会到学校,从此单纯、自由、洒脱、幸福!

  文化大革命期间(1966-1968),整个中国的文物。古迹、书籍、字画被四旧砸抄得差不多了。所有书店只有毛著和马列著作,其他都属封建资修全清除。

  我们为了找书看,主要靠借、抄、加偷!当然这些都是地下进行的。因数太少,所以找到什么书就看什么书,哪怕医学的、科技的、动植物的,总比没有好,真所谓饥不择食。借书要还,须常用的,精彩的就整本抄下来。我认识省立图书馆外文部的老陈,常去,外文部只有苏联画报里有油画作品(俄罗斯画家的),看到好画常偷偷用刀片划下藏在胸上(面积大又不弄坏画),其实老陈也知道的,但不说。我家四合院隔墙是贵阳女子中学,图书馆紧靠我们院墙,真是老天不负有心人!那时候搞革命不上课又无人管,我和二哥摸黑进去偷了不少书,因太黑,也不知是什么书,只管偷出来再说。而书多了又成了负担,怕被发现,又把书东藏一点,西藏一点。藏的地方用尽心思,要一般人找不到又干燥的地方,把房檐隔板拆开,放书后装还原,我家与邻居隔墙是夹层,把书藏在夹缝中,然后用报纸糊好,凡能藏书的地方都用上了。

  不管怎么样,文革中大多数人都在闹革命,我是逍遥派,除了画画就是读书,反正我没荒废那些年月,真是坏事变好事。

一桶水

  七十年代初,具体那一年记不清了,大年三十,因水站停水,家里没有水做年夜饭。

  我家湾弓街整条街百余户人家只有一个自来水站,并且只有一个水龙头,每天要排几个小时弄到一挑(两桶)水,因此我们家很准确地一天用一挑水,当然洗衣服除外。

  三十夜无水,那是大事!我只好挑上水桶去找水,蔡家街、文明路、省府路、民生路、电台街、护国路、老东门等地方串了约半个贵阳市,却弄不到一挑水。莲花坡有口井,去了,但人多得挤不进!着急,边走边想有可能弄到水的地方!突然想起朋友周若男家四合院里有口井,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后的希望!到了三板桥他家大门,敲门,在家,问井里有水吗,有!串寻半天,最后得来全不费功夫。打满两桶水,小心的担着,生怕弄洒,一路休息,挑着走了约三里路,终于把水弄回家,全家如释重负,要知道,叫化子也有个年夜饭!我成了功臣,母亲表扬,那年年夜饭吃得特别香!

  我们生长的年代,物资极馈乏,缺衣少食,连最基本的水都不能保证!那年代天天搞阶级斗争,搞运动,搞大跃进,要超英赶美,搞文化大革命,就是不搞基本建设,搞民生,根本不拿老百姓的生活当回事!

母亲的看望

  昨天是我的生日,想起生我育我的母亲,即写“母亲的看望”以怀念。

  一九六八年,父亲被迫害致死,随即十八岁的我和二哥上山下乡到锦屏县同古公社花桥大队嫩寨和猫猫冲小队当了农民。因为大哥六四年中专毕业分配到锦屏五金公司,我和二哥到锦屏,算是有点依靠。我和二哥同属一个大队,两小队寨子距离约两公里。

  母亲思念儿子心切,又担心我们的生活和前途,复杂焦虑的心情可想而知!于是母亲六九年春怱怱来看我们,坐了两天汽车到锦屏(那时交通不便,贵阳至锦屏430公里须两天)。第二天就走路到乡下来看我们(不知是找不到便车还是舍不得买班车票),在几个锦屏姐妹朋友的陪同下,用大半天走了26公里来到花桥,那时公路都是砂石路,母亲一身尘土!母亲住在二哥的知青点。见到我们,母亲没有多少笑容,我想母亲见到儿子一定想开心的笑,但母亲实在笑不出!担忧、焦虑、苍茫写在脸上!第二天母亲到了我在的小队,一言不发,整天不说话,默默的把我的脏衣服洗了,破衣服缝补好,即回县城,一路上母亲一直在流泪,没有停过!我那时还不太懂事,知道母亲难过,但没能理解到母亲那么深重的痛!那么深重的悲凉......!

  母亲是保护神,永远在护佑儿女们,哪怕远在天堂。


旅游新闻报料QQ群:131380194
 
 
 
 
 
作者: 刘邦一 文章来源: 贵州旅游在线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8-04-27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帐号信息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黔中旅行社 旅行社许可证号:L-GZ00397 icp 黔ICP备10200780号-1 gabeian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380号
电话:+86.0851.86576126 传真:+86.0851.8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86576126  手机:18985589677 
贵州旅游在线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