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旅游在线 >> 贵州非常人物 >> 正文

璀璨族星-石赞清

  石赞清(1805-1869),字次臬,又字襄臣,贵州省黔东南州黄平县人。

  幼年迁居贵筑(今贵阳市)。

  1835年举人,1838年进士。

  以知县即用分发直隶。

  补阜城知县,署献县知县,调正定、卢龙知县,升芦台抚民通判,署永定河北岸同知,升顺天府治中,署通永道、霸昌道。1856年五月补天津知府。

  1860年十一月擢顺天府尹。

  1862年以府尹兼署刑部右侍郎、迭充辛酉科举人复试阅卷大臣、壬戌科会试搜检大臣、顺天乡试监临官、稽察右翼觉罗学。

  九月补授直隶布政使。二年

  1863年调湖南布政使,次年曾奉旨祭告南岳。后又护理湖南巡抚。

  1866年,招入为太堂寺卿、稽察左翼觉罗学、转宗人府府丞。

  1867年补授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再补工部右侍郎。1869年

  病逝于京师,葬之于贵阳宅吉坝。

  石赞清当年在贵州贵山书院读书时,一次学堂举行堂课考试。院长亲自巡视,数次经过赞清的身边,见他还没有开始落笔,就问他怎么回事儿。

  石赞清回答说,“习腹稿。”院长一撇嘴,“腹稿无佳文。”石赞清回答说,“间亦有佳者。”院长怒其不逊,成绩出来,石赞清名列榜末。

  外放直隶省知县时,琦善为直隶总督,他向来不喜欢科甲出身的人。

当石赞清按照惯例去参谒时,琦善见他其貌不扬的样子,就直接说他当知县不称职。石赞清礼拜后说,“敢问大人,不称者,以学乎?职进士出身也;以才乎?职未莅任也;以貌,则曾引见来。”问得琦善无话可答,只好喝斥他“无礼”,把石赞清撵了出去。

  1860年6月,石赞清任天津团防。

  当时中国正遭受第二次鸦片战争的惨败,被迫与英法等侵略者签定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外国侵略者迫使清朝政府割地、赔款。为了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掠夺权益,加紧侵略中国,英法两国以兵败大沽口为借口,率兵入侵略天津,清兵大败,迫使清政府签订了《天津条约》。清朝的达官显贵各自仓皇逃命,咸丰皇帝令恭亲王留守北京,自己也往热河逃之夭夭。此时,国运艰难,民族危亡。石赞清作为天津团防,从祖国和人民的利益出发,认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伸张正义。

  一天,石赞清穿上官服以示郑重,代表清朝政府独自一人前往英军大本营,向英军统帅孟某晓以大义。

  石赞清站在公堂上愤怒地指责侵略者:

  “中国是文明友好之邦,人民勤劳善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从来没有招惹过你们,你们为什么无端侵占中国,杀戮抢劫,涂炭生灵?你们这是对中国的侵略,这是对文明的亵渎,这是对人类的犯罪!你们必须立刻停止在中国以及天津一带犯罪行径。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是不可欺侮的,领土是不容侵犯的,你们必须马上离开中国,否则,一切后果由你们负责。”说罢,石赞清端坐于大堂之上,藐视敌人,大义凛然,不可侵犯。

  英军统帅在石赞清的慷慨陈词中胆战心惊,想不到中国还有如此不畏强暴、爱国爱民的政府官员,心里暗暗佩服。

  于是,只好为石赞清让座,并表示愿意接受谈判。谈判中,石赞清毫不妥协,毫不退让,据理力争,显示了中国人威武不屈的骨气和不可侵犯的气慨。

  由于双方未能达成协议,英军统帅就使出最残酷的一招,下令扣押石赞清。

  石赞清面不改色心不跳,毫不畏惧,坚贞不屈,视死如归,早已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他在公堂上怒发冲冠,当面怒骂侵略者,数典他们的罪恶行径。

  他一边骂,一边用手拍打着自己的颈子向英军示威:“快杀我!快杀我!”石赞清大义凛然的正气威震夷营。

  英军统帅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他恭顺地对石赞清以礼相待,吩咐下属为石赞清准备美酒佳肴,表示愿与清朝政府议和。石赞清却不吃这一套,无论自己如何饥饿难耐,对英军的美味佳肴不屑一顾,三天之内粒米不入肚,滴水不入口。

  天津人民知道此事后,自发地聚集了数十万人,日夜包围了英军的轮船,责令英军放出“石父母”(天津人称自己的父母官员赞清为“石父母”)。

  咸丰皇帝闻知此事深受感动,从热河传谕当时执掌政权的大臣载垣,命令他赶快与英国大使巴夏礼、法国大使巴士达等交涉,希望他们立刻将中国大臣石赞清礼貌送回。否则,众怒难犯,激而再战,后果汝负。此乃中国最得民心之官。

  英军统帅无计可施,只得乖乖地放回石赞清。

  天津数十万人奔走相告,庆幸欢呼“石父母”归来,在街头巷尾大唱:

  “为国为民天津府,刚毅不挠胸有主。”

  石赞清著有《饤豆吟》十二卷,《饤豆词》69阕,都是集唐人诗句而成,比历来泛集各代人物的词句更难,在古今词林里别树一帜。

  他亦能书画,贵州省博物馆藏有其著色山水摺扇两页。

  其一《江行图》,题集宋诗七绝一首。

  其二《耕织图》,题自作五言排律一首。字效晋人小楷。诗书画三绝,实为精品。

  石赞清被执敌营数日,坚拒进食,除痛骂敌酋外,还专写下一首气壮山河的《满江红》,以发抒其强烈的爱国情怀。此词题目为:

  《余在夷营中,绝粒求死,辛绣圃(名荣,津门士绅)来视,为余痛哭,因作此示之》,词曰:

  生死关头,有甚么,迟疑不决!

  又何必,旁观痛哭,声声悲咽。

  海国直教银管误,天家但恐金瓯缺。

  恨潼关不守老哥舒,勋名裂。

  段公笏,苏卿节,睢阳齿,常山舌。算古今臣子,先后同辙。

  养气久无心可动,招魂只有恩难绝。

  戴头颅一个此间来,拼流血!

  在这阕词中,他一面痛斥无能大员失守大沽炮台的误国罪责,一面忧虑京师之安危,同时还宣达了自己坚不可摧的意志-他要像唐代怒以笏板击打策反之贼的段秀实那样,像手持符节绝不降于匈奴的汉臣苏武那样,像咬碎牙齿誓死抗击叛敌的唐代名将张巡那样,像舌被割下仍大骂敌人的唐将颜杲卿那样,宁拼一死而绝不屈服于敌寇。

  从敌营回署后,石意犹未尽,再作《满江红》一阕,题目为:

  《有问夷营中情事者,作此答之,用前韵》:

  中外华夷,是与非,一言而决。

  管甚么天津桥下,水流呜咽。

  信国读书何所事,椒山有胆休教缺。

  倘当时一个念头差,身名裂。

  敢自诩,坚名节;更那得,广长舌。仗天公垂念,还辕返辙。

  使酒曾拼千日醉,传餐已是三朝绝。

  恨楼兰未斩竟归来,空啼血!

  在这阕词中,他以著名民族英雄文天祥(文曾封为信国公)及明代肝胆出众的杨继盛(杨氏曾号椒山子)自励,自称本是一嗜酒的豪士,可在敌营却三日滴食未进,他对自己虽能以广长舌(善辩之舌)与敌作斗争却无力斩杀敌酋而深感遗憾。

  这两词,均收于石氏的《紫泉山馆诗余偶存》(同治刻本)中。

  《偶存》还有另一阕写于同期的同牌词,因有助于人们了解此位志士的精神世界,故一并附录于后。词题较长:

  《余在夷营中,语辛绣圃曰:

  “署中官印一、令箭一、库银三万,速交天津县令。”并嘱幕友曾卓轩刻余集唐诗(即<饾饤集>)。事后,绣圃述以为笑,谓余命且不要,尚要刻诗,好名之累也。因作此,用前韵》,词曰:

  没世无称,尼山语,昭然明决。

  争怪我书生积习,临危凄咽。

  十载案头营焰冷,几回天上蟾轮缺。

  莽将军豹死尚留皮,名休裂。

  既无取,司空节;更何问,张仪舌。只锦囊投厕,恐遭覆辙。

  壮士蒿歌原快事,外孙齑臼尤其绝,两般儿总是一般情,留心血!

  石赞清诗《永定河北岸厅署饯别》

  永定河边一行柳,皮枯缘受风霜久。岸南岸北来往渡,微官何事劳趋走。

  嗟君此别意何如,与君论心握君手。

  听唱新翻杨柳枝,珍重分歧一杯酒。

  《宦邸书怀》

  年少初辞阙,沾恩更隐难。已知成傲吏,不敢耻微官。劲节凌冬劲,寒枝历岁寒。抱琴时弄月,流水为谁弹。

  性拙偶从宦,时危远效官。羁游故交少,孤立转迁难。春兴随花尽,乡愁对酒宽。朝来明镜里,渐觉鬓凋残。

  《昭君怨》

  雪重拂庐乾,燕山直北寒。空弹马上曲,真愧镜中鸾。古戍烟尘满,边隅粉黛残。自矜娇艳色,时展画图看。

  石赞清有集唐人句的《飣餖集》让人羡慕不已,石赞清真的行。



旅游新闻报料QQ群:131380194
 
 
 
 
 
作者: 秦仁智 文章来源: 贵州旅游在线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9-10-30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帐号信息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黔中旅行社 旅行社许可证号:L-GZ00397 icp 黔ICP备10200780号-1 gabeian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380号
电话:+86.0851.86576126 传真:+86.0851.8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86576126  手机:18985589677 
贵州旅游在线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