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旅游在线 >> 人在旅途 >> 正文

母亲

  母亲离开我们巳有17年了。

  2000年清明节的前几天,我们六兄弟守护在母亲的床边。

  她那身瘦如材的身体靠三天输入一次血浆来维持其赢弱的身体。

  66岁的大哥(检察院检察员)拿着新房的房产证及钥匙给母亲,在她耳边说: 这是我们买的房,我背你到新房去,你快点好起来吧。

  母亲点点头表示认可。

  四哥的女儿拿着新买的耳环给她带上,之前我与新华社同仁赴海口买的珍珠项链早巳戴在她的颈上。

  我们都围着床边,我把母亲抱在怀里,她在我的怀里安祥地走了。

  那一年我43岁,母亲86岁。

  我家8兄弟,母亲43岁生下我时,政府还补助二斤黄沙糖作为慰问。

  之后我国就进入了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化时代。

  母亲丢下我们也参加了工作,在食品公司饲养场上班。

  她早上五点钟在家煮上一天全家的饭后,迎着晨曦步行三公里到饲养场喂养县食品公司的几头猪。

  六零年生活紧张,三岁多的我,独一人在家里等着哥哥们放学归来一道吃饭(只有红薯与玉米杂粮)。

  当时一家九口人吃的是红薯杂粮。

  一大锅红薯根中间只有一个最大的(约二两)红薯,在铁锅中央冒着热气特别诱人耀眼。

  我伸手就去抓那个红薯时,被当庄的四哥拿着筷子,一下子打在我伸向热锅里的小手上。

  我大哭着奔向我母亲的饲养场,路上被车践的泥浆喷洒一身,脸上眼里也有许多。

  母亲看见我时真像一个泥猴,她用嘴吹我眼里的泥沙,用毛巾擦我的脸,并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将自己的口粮(一碗清水稀饭)全给我吃下,她却饿着肚子照样上班。

  为了孩子能吃个饱饭,母亲辞了职。

  告诉我们,要活要死全家在一起。

  她每天上山采摘野果野菜和在土地里刨出草根来为我们充饥。

  虽然一家人面黄体弱,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我们没有一人倒下。

  母亲硬是用那双打满硬茧的双手拉着我们一家人跨越了死亡线。

  在母亲生病的那些日子里,一直阴雨连绵。

  母亲没有了往日的欢欣,嗓子不能发声,意识迟疑。…

  我的心里恐慌着。…

  记得那时母亲大多数时间住在老家,她喜欢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说家里有老姊妹们可以拉呱,在城里你们都上班去了,自己一个人闷得慌。

  只有到了每年最热和最冷的日子,娘才会在我们的劝说下,到我和哥哥工作的省城和遵义住上一年半载。

  母亲一个人在老家住的时候,因为担心我们的惦念,总是报喜不报忧。

  我忧心如焚,母亲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

  父亲去世时,我们4个兄弟均在遵义读电大。

  当时母亲巳70岁了。

  我的女儿刚刚出生9个月。

  母亲的身子骨是“铁打的”。

  我大哥曾慨叹,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磨去半截了啊!时光磨走了岁月,却磨不走母亲的意志力。

  那时候,母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咱不能让人家看不起,吃剩的饭不能丟,要节约,要勤俭持家。

  为了这个承诺,她吃的苦、流的汗,母亲经受的委屈和磨难,难以用文字表述。

  我找过省、市多家医院为她看病,医生说是长期营养不良造成的肠瘤和劳损引起的风湿性病变,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

  曾经瘦小的母亲,有着一个宽阔而又温暖的背。

  儿时,母亲的背是我们兄弟最温暖的家。…

  多少次,熟睡中尿湿了她的背,她顾不上擦一擦,却急忙看看孩子的衣裤是否湿了不舒服;

  多少个雨雪天,爬下她的背钻进她的怀,她用单薄的身体为我们遮风避雨……

  母亲生我时巳是43岁的高龄产妇了,我也是她的最后一个孩子。

  我们兄弟长大了,她也老了。

  老了的母亲,却总是想着不让我们为她操心。

  她常说,你们做好了公家的事情,我的脸上也有光有彩……

  1998年贵阳龙洞堡机场通航一周年,我带着母亲去了机场,遇到省交通厅办公室领导,他见我陪着84岁的母亲,亲自开车将我母俩送回市里。

  我们到了医院。母亲的腿并无大碍,开了些消炎和外敷的药,提醒要注意保暖等。

  中午,我背着母亲走进一家比较气派的酒店。

  正在这里用餐的人们向我们行注目礼,许多人站起来鼓掌。

  一位60岁的老人来到我的身边,竖起拇指,说着地道的家乡话:

  “背着的是老妈吧?俺很长时间没看着背着老妈来饭店吃饭的了,一看就是孝子啊!来,俺给老人家敬一杯酒!”

  那个中午,许多素不相识的就餐者来到我们的餐桌,给我和母亲敬酒。饭店的老板也过来敬酒,说很久没有看见今天这样感人的场面了。

  平生第一次背母亲的我,那一天竟如明星般的荣耀……

  母亲啊! 母亲 !

  我们没有辜负您的期望,下辈子还做您的儿子。

  母亲啊! 母亲:

  一年一载都思归,东风吹,梦几回。

  人间百味,断肠结愁眉。

  对空滴洒长留影,思往昔,泪空垂。

  记得昔日母慈悲,纳鞋垫,巧蒸炊。

  无奈今朝飞纸灰,一寸凄凉游子恨。

  故宅寂,伤心扉,烟花悼慈魂。


旅游新闻报料QQ群:131380194
 
 
 
 
 
作者: 秦仁智 文章来源: 贵州旅游在线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8-05-30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帐号信息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黔中旅行社 旅行社许可证号:L-GZ00397 icp 黔ICP备10200780号-1 gabeian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380号
电话:+86.0851.86576126 传真:+86.0851.8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86576126  手机:18985589677 
贵州旅游在线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