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旅游在线 >> 贵州旅游文化 >> 正文

为顾久的讲座点赞!

  前不久,原贵州省人大副主任顾久深入浅出的一个讲座让人羡慕。

  刘伯温五百年前预言“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

  贵州者,贵人之州也——天星转移,得天独厚,人杰地灵,钧天曰贵。

  五百多年前,明朝开国元勋刘伯温曾有诗云: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

  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

  清代诗人吴旦提炼贵州精神说:

  山因特立方称贵,人能独行始足传。

  纵使岱宗高万丈,若无孔子亦枉然。

  清代大学者赵熙说:

  绝代经巢第一流,乡人往往讳蛮陬。

  君看缥缈綦江路,万马如龙出贵州。

  贵州,必为贵人之州,是红(洪)都福地。

  王阳明来贵州,是人生之至暗时刻,却于贵阳山水之间悟道。 

  1935年,中央红军生死存亡关头,毛泽东在贵州遵义确立了军事领导地位,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成为中共历史上最伟大之转折。

  毛泽东之后,亦将有无数贵人从此地升腾,获得转折。

  顾久说:

  贵州的文化中间有相当的一批人,这是我看贵州文化特征的一个视角。

  有这么一批人,他们学习汉族传统文化,读儒家的书,走出大山,承认自己的落后,甚至还有一些人推动了整个大中华的进步。

  前者我觉得最有代表性的可能是还远未建省以前,东汉人尹道真,道真县就是以他的名字来命名的。

  此人有什么特点呢?他早先在贵州这个地方,发现贵州这个地方的人不识字,没有中原的那套文化系统和符号系统,他意识到自己的落后。于是勇敢地走出这片大山,找到东汉时代最伟大的一位学者,叫许慎,就是《说文解字》的作者,向“五经无双许叔重”——最好的老师去学习。学完了以后他又走回这片大山。

  后人表彰他“北学游中国,南天破大荒”。

  今天说来简单,但当年走出这片大山是千辛万苦的,而走出去又走进来,在这个地方传播教育,这种精神很伟大。

  当今正安县有几个朋友也在倡导,其中的一个朋友还是政协委员,上了一个提案说贵州应该弘扬这种尹道真的精神。

  写这个提案的人有类似的经历:

  他曾经很穷,从农村里面出来,后来到沿海打工,做什么呢?做吉他,做乐器。

  他们把乐器的那一套手艺都学完了,当家乡招商引资的时候,他们就走了回来,走回来以后在家乡做全世界最好的吉他。

  据说世界现在40%的名牌吉他都是用他们的产品来贴的牌。

  中央台《吉他兄弟》就是讲他们的故事。

  勇敢地走出这片大山,向最好的老师去学习;

  学成了以后,再走回大山来改变这片土地。

  我觉得这种精神真的是很了不起。

  贵州人的生存智慧中并不缺少这么一批拥有儒家文化精神的人,我觉得他们在推动着贵州与中华民族的大一统。

  还有的,甚至能中国历史往前走。

  比如说近代以来,160年前到今天,如果用一句话来归纳这段历史,可能要用马克思的一句话叫:东方从属于西方。

  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里面说:一个民族如果不想灭亡的话,就必须采用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去生产。

  《共产党宣言》还讲了三句话,一句话叫做:

  “资产阶级使农村屈服于城市的统治”,现在农村里面哪里还有年轻人?

  它使农村屈服于城市的统治,它“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

  第三句话说,它“使东方从属于西方”。

  这160年,是一个中国不断的、不停地向西方人学习的历史。

  第一步,叫洋务运动,因为我们打了败仗。

  在洋务运动期间,我觉得贵州的丁宝祯站在了前面,他代表着时代的前进和进步。丁宝祯在山东当巡抚的时候,办山东机械局,主要是生产枪炮(用来)跟英国人抗衡。后来到了四川做总督,他又在抓机器局,还在做枪炮,他要跟上这个时代,也让中国人不再受欺辱。

  第二步,我们走进政治体制改革,因为光改革枪炮,拯救不了国家,而且我们(当时的)的政治体制也不能兼容先进物质装备。

  于是我们有了戊戌变法,那么在这个时候,李端棻先生作为推动者,他是贵阳人,除了提出办北京大学(当时叫京师大学堂)外,还提出搞上下议院(尽管当时不叫上下议院)改革政治,用君主立宪的方法让中国跟上世界的步伐。

  后来变法失败了,他被发配到新疆。70岁的时候他回来了,回来以后他还在反思,先是在几个学校上课,上课讲什么呢?

  讲卢梭,讲孟德斯鸠,传统贵州读书人从来没听说过。他还写诗,有些诗歌我们今天听起来心都还会跳,他说:君不堪尊(国君不值得尊重)民不卑(老百姓不下贱)。他说:千年压制少人知(人人生而平等的道理),我们压制了几千年,很少人知道。他说:奴隶心肠成习惯,国家责任互相推。他倡导一个民主的、共和的、人人平等的社会,他倡导三权分立。像这样的话,直到今天还是让我们心跳。一定意义上说,我觉得这个贵州人,这个老人不顾他的官帽子,用他孱弱的肩膀,把中国的政治往前推了一步。

  我们在大群体大有机体文化中间出现的这么一些大人物还有很多。

  第三步是五四运动,倡导向西方引进科学、民主。

  有些贵州人走出国门,把国外最好的东西都引进来,比如说新闻学。

  贵州的谢六逸就是中国新闻学之父,他们都跟上这个时代的步伐。

  最后一步,第四步——我觉得向西方人学习走了四个大步——改革开放,我们学西方人的市场经济系统。

  “改革”,指把由党政统筹指令的经济,变成市场为主体的经济;

  “开放”,不是向非洲开放,而是向欧美开放。

  在这个过程里边,人民群体发挥了主观能动性,首先是从农业突破,我们今天知道有小岗村,但是贵州的有些村落,比如顶云,可能比小岗村还早。

  总而言之,我觉得贵州人在面对大传统的时候一点都不落后,我觉得这应该是值得我们用浓墨重彩来书写的大文化。

  其中当然也包括了我们的史学,我们的诗学,我们的禅学,都应该在这个系统中间。但是贵州文化还应该有另外一个系统,就是小群体,或者叫小有机体。

  小有机体主要是以各个少数民族作为代表,如果大家有兴趣,我建议读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叫《逃避统治的艺术》,作者是詹姆士•斯科特。这本书讲什么东西呢?整个东南亚民族,包括云南、贵州的一些少数民族,其实他们是不愿意遭受到大传统、大群体对他们的奴役和剥削,所以宁肯跑进山林,跑到山顶山后去保存他们自己的小小的生存体系、文化系统。

  这种现象叫“赞米亚”。有两种翻译,一个翻译叫“赞米亚”,一种翻译叫“佐米亚”,这就叫小群体。

  小群体因为家庭、血缘或者地缘来抱团,所以他们不需要很多外在的人为的东西,他们更多的是一种自然的血缘的自发传统,这种自然的、自发的东西,其实我觉得很可爱,很有社会意义。一个寨子里边需要有警察、需要一套法律、需要办监狱和那么多脱离生产的管理人员吗?大群体管理是要把人强划分成三六九等,每一个人都得固化在一个等级上,用各种各样的故事来安慰他们,用各种各样的制度来限制他们,这是大群体,也是儒家文化的(内容)。

这种小群体的文化,我觉得更类似于道家的(内容),是道家,不是道教,小国寡民,使民重死而不远徙。

  虽有舟楫,无所乘之。虽有文字,无所用之——文字都不需要了。

  我觉得少数民族的很多文化都在这种小群体生存模式里发光。


旅游新闻报料QQ群:131380194
 
 
 
 
 
作者: 秦仁智 文章来源: 贵州旅游在线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21-01-08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帐号信息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黔中旅行社 旅行社许可证号:L-GZ00397 icp 黔ICP备10200780号-1 gabeian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380号
电话:+86.0851.86576126 传真:+86.0851.8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86576126  手机:18985589677 
贵州旅游在线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