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旅游在线 >> 贵州非常人物 >> 正文

璀璨族星——李宽定

  李宽定,1945年5月生,贵州桐梓人,中国电影编剧。

  1962年考入遵义师范学校,毕业后在家乡任教。

  1975年开始创作并发表作品。

  1979年调入“山花”编辑部任小说编辑。

  1981年到中国作协文学讲习所学习。

  1984年开始从事文学专业创作。

  历任教师,《山花》编辑,中国作协贵州分会副主席,影协贵州分会副主席,专业作家。

  1975年开始发表作品。

  198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文学创作一级。

  中国作协贵州分会副主席。

  贵州省文史馆馆员。

  著有长篇小说《荒林野妹》、《浪漫女神》,中篇小说集《小家碧玉》、《大家闺秀》、《山的女儿》,短篇小说集《年轻人的事情》、《爱与枷锁》,电影文学剧本《良家妇女》、《李宽定电影剧作选》等......

  李宽定的作品多取材于黔北山乡生活,善于从古朴纯厚的乡风民俗中写出人的美乡情的美,尤其塑造传统论理道德规范下的农村妇女形象见长。

  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集《小家碧玉》、《大家闺秀》,短篇小说集《年轻人的事情》等,另有中短篇小说集《爱与枷锁》,中篇小说集《远山村女》,长篇小说《荒村野妹》等......

  1984年李宽定将其中篇小说《良家妇女》改编为同名电影文学剧本投上银幕,由此开始了自己的电影艺术之路......

  《良家妇女》以深沉、凝重的风格塑造了杏仙、五娘、三嫂、大嫂、疯女人五位性格迥异,各具情态的良家妇女形象,影片由她们在旧时代的人生遭遇对黑暗的不合理的封建婚姻制度进行了有力的无情的批判。作品非常具有内在的张力,剧本构思精巧,矛盾层层深入,人物对比鲜明,心理揭示准确到位,特别是触及到妇女受压迫地位低下归根结底是自己不觉悟这一重要历史根源,充分显示了剧作者大胆审慎的创作态度。影片上映后获得专家和观众的热烈欢迎,并参加了多个国际电影节的展出,赢得了较高的国际声誉......

  《山雀儿》是1987年长春电影制片厂出品的故事片,根据李宽定同名小说改编,由华克导演,茹萍、赵君等主演。

  影片讲述了改革开放之初,农村姑娘山雀儿,与铁匠铁头、农村知识青年强二之间的感情纠葛......

  1987年李宽定担任影片《山雀儿》的编剧,该剧表现的仍是妇女问题,但目光由历史回到现实......

  李宽定用生动的笔触刻画了一个八十年代农村妇女的典型形象山雀儿,影片通过对她的婚姻理想的改变这一事实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改革开放给汪洋大海般的小农经济文化圈带来的其势咄咄、意义深远的冲击。山雀儿的改变从更深意义上说,是一种积极的文化选择。然而,山雀儿的翅膀毕竟稚嫩,谈何容易挣脱几千年来禁锢着人们思想、感情、一直的桎梏。她只好以近乎于“死”的行动来鞭挞今天小农经济文化圈的抱残守缺,卑下陈腐。《山雀儿》的成功在于它折射出了我们时代文化社会观念的巨大冲突,及其希望之所在......

  2011年清明节前一天,李宽定先生返回贵阳。

  在如丝细雨中,他被请进贵州电视台公共频道演播室。有着两千多年传统的清明节,今年第一次成为国家法定节日,这个节日现象背后是怎样一种文化?

  蕴含着怎样的精神内涵?

  节目主持人特邀嘉宾、中国殡葬协会副会长李宽定畅谈、阐释、挖掘……

  与此同时,电视台的摄像机位早已架设在海天园的标志性建筑~贵州人民抗日战争纪念碑前。

  电视台采用“演播室+现场直播”的方式,不时切入现场画面,报道贵阳市各界群众和中小学生清明扫墓的实况。

  海天园是贵阳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抬着花圈,挥舞着旗帜,少先队员敲打着队鼓,扫墓的人们沿着山道缓缓而上,在山顶的纪念碑广场,列成一个个方阵。

  党旗下右手握拳庄严宣誓的成年人;团旗下的中学师生;星星火炬旗帜的队伍最庞大,戴上鲜艳的红领巾,孩子们的小脸上满是严肃的神情……

  时过晌午,人们沿着坡道下行,陵园下面就是公园。确切地说,是一座文化公园。

  亭台花木间,伫立着从东汉到清末,贵州历史上的36位名人,每一尊雕像均刻有贵州省史学会撰写的小传;沿一湾池水,“贵州历代状元进士榜”排列成一条碑石的长廊……甬道旁,最亮眼者当属王阳明塑像。王阳明,浙江余姚人。明正德年间,蒙冤贬谪贵州龙场,为求自身解脱悟出“心学”要旨,史称“龙场悟道”。

  漫步园林,犹如阅读一部古代贵州历史。同时又可尽赏一年花事。春雨已歇,云雾笼林间。樱花、桃花、垂丝海棠,把个粉色开出深浅不同;颜色更浓烈的是紫荆;山茶花则是正宗的中国红。

  花木间最为欢愉的还是那些孩子们。石桌石凳上“野餐”之后,女孩们开始追逐、嬉戏;男孩子则舞拳弄腿模仿各式武打动作。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好一个儿童乐园。据说,这海天园的特点是“陵园、公园、庄园,三园一体”。山坡西侧的庄园设有客房、餐厅、烧烤场。平日里来海天园有晨练的老人、石桌旁打牌的休闲者,花木间拍摄婚纱照的新娘与新郎……

  一块巨石上,镌刻着李宽定先生撰写的《海天园记》,文字的力度自然不同寻常:

  到海天园的人,无不惊叹:以往只知有花溪、黔灵山,没想到贵阳还有这样如诗如画的地方。随新建的公路盘山而上,脚下的视野层层展开,待到海天园内再回首,蓝天与青山相映绵绵。眼界一开,心胸自然豁亮,人也就顿悟:名与利、生与死,荣与辱,尘世与仙乡,不过尔尔。到头来谁都难免一堆黄土掩盖风流。争什么?谋什么?又图什么?强极则辱,情深不寿,早该还人生于海天之间,随兴之所至尽力之所能,做点有益于民的事情。

  海天园: 是一个文化名胜的开端。

  可是,1992年夏,李宽定先生说他初临此地时,这个叫做“登高坡”的地方,还是一片荒山。

  命运的河流陡然转弯。

  他发表“高见”:自己找来麻烦;“赌一口气”:他投笔从“葬”。

  电影《良家妇女》的成功拍摄,令李宽定名噪一时,成为有全国影响的作家。1987年,他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事业顺风顺水,有荣誉有地位,这时他却投笔从“葬”,令人不解......

  李宽定说:“时至今日,还有人不理解呢!对我下海不理解,从事殡葬业就更不理解了。”

  其实,作家踏入商海不乏其人,譬如张贤亮。但他从事的“西部影城”,是体面的文化产业。360行,为什么偏偏选择殡葬业?旧时代属下九流,今天的社会心理也难除偏见。

  李宽定说,“赌一口气”,是导致他发生命运转变的直接原因。

  贵阳向有“林城”之称。

  1992年夏,贵阳市委、市政府组织考察“环城林带”建设,市委书记、市长亲自参加,还邀请几位老干部、专家一同考察。其时,正在贵州电视机厂“挂职”副厂长的李宽定以专家身份受到邀请。

  他说:“考察过程中,发现一些问题。被贵阳人引以为骄傲的环城林带,站在远处看确实不错,郁郁葱葱。但是走进去,很多林子里都有密密麻麻的乱坟岗子。”考察两三天后,市领导组织讨论让大家畅所欲言。“吃了人家两三天饭,咱总得发表点儿意见吧?!但是这意见一说,麻烦就来了。”李宽定发言提出一个观点:“乱坟岗子应该有效治理。否则,老百姓清明节到林子里上坟烧纸,长久下去,很难保证不发生火灾,如果火烧林子那可不得了!但是老百姓家里死人又得安葬,所以贵阳应该建公墓。这个公墓在功能上可以分开,既是死人的墓地,又是活人的公园。”

  他没有想到,这一通“高见”,却招致一位老领导的揶揄:“我们的李作家,到底是大作家呀!连想法都这么浪漫!”

  作家的内心天然敏感,李宽定说自己“当时听了这话,心里很不舒服。但是,表面上又不好说什么。”

  他是一个内向之人,考察结束后,这句话足足让他思考了一个星期:“我给自己提出两个问题:我的想法对不对?这个想法是不是现实可行?答案都是肯定的。我从天人合一的角度,从风俗民情的角度考虑,觉得自己的想法不是什么浪漫的空想,是有可操作性的,只不过以前没有人这样去思考罢了。公墓可以建成城市的公共空间,可以成为活人的休闲场所,生死合一,两种功能合并,应该走这条路!”一个星期以后,他约见市委书记和市长,“旧话重提,我告诉两位领导,我的意见不是浪漫,我有一套具体的方案。”市领导听罢表态:想法不错,你来实践。政府不花一分钱,老百姓又多了一个休闲场所。如果真的大功告成,是对贵阳市的一大贡献。

  李宽定说,约谈的结果“这件事就放在我头上了。因为想法是我的,就由我来做。”

  他说当时咬牙同意,“是赌一口气,就想证明我是对的,这办法能够解决城市问题”。原定在贵州电视机厂挂职三年副厂长,他决定:“不挂了。就用这三年时间,集中精力干这个项目。”

  这个内向之人,虑事一向比较周全。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干,竟然悠悠十六载。

  总有些记忆刻骨铭心

  上坟:对家乡山水的最初认知;碑石:见证贫穷的屈辱。

  李宽定是贵州桐梓人,1985年夏,《良家妇女》的首映式,在他的家乡举行。

  在他的家乡,儿女喊妈妈“姆”;在他的家乡,称小儿子为“幺儿”。

  在姆眼中,幺儿宽定是“苦命儿”:出生90天,父亲就撒手人寰。姆在精神上是一个“穷也要穷得硬气”的人,她卖掉三分之一田产,给父亲办了一个体面的丧事,时间在1945年。

  小村三面环山,一条清波荡漾的亮石河从村前流过。逢年过节,姆都要背着幺儿去河对岸的山林给父亲上坟。这幅“人之初”的图景,多年以后被李宽定形诸笔墨:“从亮石河上走过的时候,她总要不住声地喊着我的名字,怕我的魂儿被河神吓跑了。”

  父亲去世第二年,母亲又卖掉三分之一田产,给大姐办了一份体面的嫁妆。此后,家中又经历一次土匪洗劫,“从此入不敷出,父亲去世后短短两三年就完全破落了。”

  在他的记忆中,“六七岁就跟着母亲和姐姐到大山里去背煤,背到城里去卖,以此为生计。我知道贫穷意味着什么。”

  这个家庭在土改中的际遇是戏剧性的,先是划为贫农,并分给一些“胜利果实”,但不久,又成了“破产地主”~这张“标签”,从此“命定”了兄妹五人的半世人生。

  已过耳顺之年的李宽定,说自己是“性情中人”,年幼时和成人后有过两次“打架”经历,原因却无二致:

  “一次是上小学的时候,那些男同学放学时把十来个书包套在我脖子上,说‘过去地主压迫我们,现在你就得替我们背书包!’这,我能忍受,就替他们背书包。可是那一次,他们边走边骂我妈妈:‘地主分子罗淑贞!嘿嘿!’结果我一个人打他们七个人,后果可想而知,鼻青脸肿。身上的伤痛不算什么,可是事后学校老师真正伤到我的心了,她问我为什么打架,我说因为他们骂我妈妈是地主,老师说:你妈是地主!”

  “再一次是从遵义师范学校毕业后当了教师,在学校讨论问题,完全是观点性的,一个男同事在道理上没话讲了,就喊出‘地主婆’。我警告他:‘别吭气,再说就打你!’他反而挑衅:‘我说了,你怎样?’我一下将条凳拍过去,他倒地不起,我被扣两个月工资。”事后学校领导找他谈话,他嘴上还不饶:“大不了,我赔他一条性命!”

  其实,两次打架,都是他不能容忍别人骂自己的母亲,是为了母亲的尊严。

  “姆”与“幺儿”的感情,恐怕只能见证于那方山水了。

  母亲守寡二十多年,艰辛的生活将原本性格火冲冲的她打磨得寡言少语。1974年病逝时,哥哥姐姐商量着花50元钱给母亲坟上立块石碑,哥姐经济条件稍好些,哥哥出15块钱、姐姐出10块,“你是幺儿,少拿些,出5块钱吧!”

  李宽定说:“母亲去世时,正是我最落魄的时候。一家四口,全靠我教书的三十多元工资。这5块钱我拿不出,找亲友去借,居然跑了7户人家都没有凑够5元钱”。后来,姐姐见他实在困难,替他出了。

  这让李宽定内心很不好受:“没出钱,那就出力吧!”第二天,他和三个做工的人,将500斤重的碑石,从山脚下,沿羊肠小道步步艰难地抬到半山腰。“第二天,我没爬起来。”

  他说:“那块碑石始终压在我心上。”——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在黔北那个落后闭塞的山乡,贫穷予人的屈辱与精神伤害带来的屈辱,几乎同等量级。而贫穷,正是当时中国社会的本质真实。

  10年之后,他领到电影剧本《良家妇女》稿费4000元,“这在当时是最高稿酬”,他将母亲的墓地修整一番。直到近年,生活条件全面好转后,他为父母重新修墓换碑。“我用了近30年时间才摆平这件事。这之前,那是我的一个心结。”

  一天,他带儿子回家乡上坟,思绪万千。想起落魄时拿不起的5元钱;想起母亲没有看到他出息;想起如今日子这么好过,老妈如果还在该多好!真是“子欲养而亲不待”……他落泪了。

  那是儿子平生第一次看到父亲流泪,是在祖母坟前。

  文人做葬事重在“文化化”。

  “墓志铭文学”与文化理想遇挫折“反求诸己”。

  中国殡葬协会会长陈群林,对李宽定创办海天园的评价是:

  “文人做葬事,中国惟君一人而已”。

  于是,便把问题摆到董事长李宽定面前:文人做葬事,有何不同?“

  不把经济指标放在第一位,而是社会效果第一”。李宽定说他给海天园定位:“办成一处文化名胜,能传三百年、甚至五百年,所以文化积淀最重要。”

  “我们这里的碑文,没有×××之墓、孝男×××、孝女×××字样。这是海天园从一开始就坚持的一个理念,我们希望将逝者的几句生命感悟、一段富含哲理的文字、或者一个小传刻在碑身上,让人有亲切感、发人思考,减轻坟墓阴森恐怖的氛围”。譬如:

  我也是第一次死,和你们一样没有经验。假如,我能醒过来,我就会告诉你们,死是怎么回事。

  有人评论:“挺幽默的。一个沉重的话题怎么就变得如此轻松诙谐。堪称佳作。”再譬如,一位老先生告诫儿女:

  除了健康与真情之外,没有什么是真正属于你们的。

  李宽定认为:“伟人、领导人去世后,有人为他们写传,小老百姓的一生也不容易,将他们一生最凝练的感悟记载下来,后来人可以从中研究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方式、思维定势,沉淀下来就是文化。”

  这种方式后来被人称为“墓志铭文学”,有人欣然接受,有些丧家却不理解,愿意沿用传统方式。“为这,1995年我们推掉178户客户,少收入100多万元,当时我们可是债务缠身啊!”

  坚持文化理想,更要有资金支持。搞文化公园,为几十位历史人物雕像,“不会产生任何经济效益,反而需要用墓地的利润来投入。”

  为了这“如诗如画”的环境,仅绿化一项就投入200万元。

  文人做葬事,你不仅要会算账、还要精通会计原理、懂建筑、懂规划,扩展自己的知识结构。李宽定说这是他“吃了亏”、“被刺伤”之后的切身经验。

  那一次,他随意问道:

  “这个月的报表怎么还没出来?”

  一位会计背后议论:“早两天、晚两天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也看不懂!”

  这话传到他老总耳中,“把我刺伤了。不过我没生气,员工小看你,是你没本事”。他发狠劲,连续14个夜晚学习《会计原理》和哈佛大学财务管理教材,“从基础和高端两头往中间挤”。又一个月,他不要报表了,而是让会计室直接提供“比例和数据”,回答“资产再生能力有多大?”他说,那一刻,会计室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还出了几道题:“你们算去!”他看出来了,这次轮到会计“不懂”了。

  他说自己的缺点是“轻信”。

  项目刚上马那阵,工期紧,很多事就交手下人办。“一个牌坊,他报预算15万元,过后我得知12万元。

  可是我没有追究他,是我签字的,只能怪自己。”“吃亏”的结果是他再发狠劲“学建筑、学规划。以前我只是不在意,真留意,谁骗得了谁呀?!”尽管吃过亏上过当,他依然认为从商“诚信最重要”。商海沉浮16载,酸甜苦辣过心头,他说有挫折却没退路:“巨额贷款在身,你推给谁?人总得有点责任感吧?!”他说“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生病时,我给自己打过吊针。”那一次,他牙疼得半边脸肿得老高,可还要外出洽谈,行前他让医生将药水备好。一路颠簸到乌江边,趁吃中饭的工夫,他给自己扎上吊针。“饭吃完了,吊针也打完了”。这是他后来当笑话讲的一件事。

  陵园版“新良家妇女”:痴情女与薄情女。?

  重回写作将求“变法”

  一个做生意的小老板,外出时遇车祸身亡,家人将其安葬在海天园。骨灰落葬那一天,妻子领着儿子来了,妻子高挑、漂亮,儿子懂事可爱,送葬的亲友无不悲痛叹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墓碑前哭得好不伤心。可亲属们没人认识她。

  落葬完毕众人散去,这年轻女孩在一位女伴陪同下,来到李宽定董事长办公室,进门“咚”地一声就跪在地上,弄得这位作家老总丈二和尚。女孩哭着说:“求求您,收留我吧!我不要工资,只要有地方住、有饭吃就行!”同来的女伴急忙将老总拉到门外细说端详。原来,这女孩是那位小老板在外地的情人,小老板正是到外地去看她、返回的路上出了事。女孩自责、痛苦、痛不欲生,曾两次割腕自杀被发现。赶来海天园参加骨灰落葬后,想留在陵园里长期厮守。

  老总回屋,让女孩起身:“我留你在这儿工作。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是别影响海天园的正常工作。”——老总的意思是,你不要大白天总在小老板墓前哭。

  女孩答应了。老总特意嘱咐一位女员工:看住她,不要发生意外。连续三天,那女孩都是下班后到小老板墓前痛哭,“是真哭,泪流满面”。第四天上,情绪稳定些了。一周后,老总让员工下班后陪她打牌,叮嘱三位员工:“只准输,不许赢!只为调整她的情绪,让她高兴起来。”

  大约半个月后,女孩情绪正常了,自己提出要回家,老总自然又劝慰一番。“后来我和她联系过,她在电话里告诉我:结婚了,也有孩子了。她不愿过多谈起过去的事情。”

  李宽定认为,一个好的作家,应该是位心理医生。这个女孩当初自杀,说明她与小老板感情很深。但是当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与这种母子情相比,小老板的感情就不算什么了,再深的感情也会随时间淡化。

  倒是那几位女员工对小老板有些不理解:自己老婆漂亮、儿子可爱,为什么还要在外边找那么一个姿色平平的情妇?

  守在人生的归宿处,可以见识各色人等。贵阳有一对盲人夫妇,生活贫困,但是两儿一女却非常出息。老大考上北航,拿到录取通知书后欣喜异常,外出游泳竟溺水身亡。老二考入贵州师范大学就读,小妹又被北京一所艺术院校录取,但需交学费6万元。家庭自然负担不起,小妹就天天哭诉委屈:自己命苦,生在这样一个家庭,有学不能上。老二为父母分忧,一咬牙:休学,到广州打工,为妹妹挣学费钱。不料到广州不久外出送货时,被摩托车撞死在珠江边。用工单位慷慨解囊,3万元抚恤金划到北京。老二骨灰运回贵阳,海天园免费安葬,石工义务镌刻碑文。落葬那天,街道、贵州师大、左邻右舍很多人来送行,但唯独不见其妹的身影。如今13年过去,海天园的员工从未见她露过面。

  一位给母亲送终的女士,催促安放骨灰的工人:“快一点,回去还得去美容院呢!”

  一位女士,拉住在陵园里玩耍的孩子:“小孩儿,过来帮我磕几个头,我给你钱!”……

  作家李宽定,在北京求学的两年中,曾多次当面聆听文学大家沈从文教诲,小说写作在古朴的民俗中表现人性的美、生活的诗意,塑造了杏仙、山月儿等一系列美丽、善良的女儿家形象,从中不难看出对沈先生的几分“师承”。

  浸淫商海16载,他说最终还将回归写作。“我那些素材的关键部分还没有动,以前只用了些边角,想等自己再成熟一些。以前自己的认识能力、理论修养、写作技巧都还不到火候。不过,以后再写路径会变,会更多地追求鲁迅的风格,写生活的残忍、不愉快。”

  他笑称,再写会老辣、深刻一些,但是年轻时的那种激情可能又不够了。

  他说,当年从文场“出走”,表面看是偶然事件的触发,其实内里是在寻求一种突破......

  海天园建于1993年,位于贵阳市东。

  园区依山而建,总规划占地374亩,距市区仅2公里,交通极为便利。

  经过十余年的艰苦建设,已初具规模,园内林木苍翠,四季长青。

  现有供逝者安息的缅怀园、碑林园、奇石园等六大园;也有供游人瞻仰、缅怀历代伟人的贵州历史文化名人雕塑园;更有供生者休闲娱乐、朋友聚会、婚礼举办的英格兰庄园。园内客房、餐厅、会议厅、茶馆、网球场等娱乐设施一应俱全。现已成功创造出了“陵园、公园、庄园~三园一体”的成功模式。1995年被贵阳市委、市政府命名为“贵阳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4年被中国国情研究会行业调研委员会授予全国唯一的“国家级殡葬改革基地”。

  在同一片土地上,给逝者留下一席安息的净土,也给今天的市民开辟了一个休闲娱乐的空间,还给三百年后的子孙创造了一片文化遗产。海天园用自己的成功向历史宣告:把陵园建成公园、庄园、种植园,逝者与生者争夺土地资源的千古矛盾彻底解决了!殡葬,将不再是人类的一种负重,而是一种新兴的产业资本,完成这一科研成果的转化,是我们贵州人对全人类的一大贡献......


旅游新闻报料QQ群:131380194
 
 
 
 
 
作者: 秦仁智 文章来源: 贵州旅游在线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8-07-01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帐号信息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黔中旅行社 旅行社许可证号:L-GZ00397 icp 黔ICP备10200780号-1 gabeian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380号
电话:+86.0851.86576126 传真:+86.0851.8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86576126  手机:18985589677 
贵州旅游在线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