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新域名
www.66gz.cn

您现在的位置: 贵州旅游在线 >> 贵州非常人物 >> 正文

吟风弄月 石上栽花

陆春晖其人其艺印象

  -甲-

  春晖是我的堂侄儿,这是确凿无疑的,然而由于聚少离多的缘故,我只能涂抹一篇“印象记”。即便是印象,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他一直在奔跑,一直处在变化的状态中,我捕捉到的镜头,有可能只是模糊的背影。好在他是名人,在我们那个偏僻的小镇,无处不流布他的故事。这些故事,自然会给我注入一股叙述的勇气;这些故事,自然会给我的镜头增添一抹灵动的色彩。

  -乙-

  春晖写字甚有天赋。

  读小学时,他写的那些横平竖直的硬笔字就迥异于常人,而表现出了一种与年龄极不相称的成熟和美观,让人啧啧称奇,一些淳朴憨厚的村民甚至以神童许之。

  他读初一时的寒假,我偶见他在堂屋临颜真卿的《麻姑帖》,大吃一惊,继而喜愧交加。惊是因为压根没想到他毛笔字比硬笔字更好;喜是因为他有望藉写字而出人头地;愧是因为我一叶障目避让贤路不及。在此之前,每年我都要奉父命或应一些村人约请而撰写春联,在父亲和一些村人看来,我师范毕业,也算个识文断字的人,写春联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殊不知,此事于我却是个苦差。我的毛笔字写得并不好,那些四处张贴的对联,对我而言,不是一种荣耀,反而更像一种讽刺。这下好了,我发现了一个身边的高手。在我的极力鼓动下,那年的春联一律由春晖代笔。那些四处张贴的对联,给他带来了新一轮的意想不到的声誉。那些流动圆转开合自如一派天真烂漫的字迹,自然成了村民谈论的焦点,成了村子喜庆的因素,甚至成了村子的文化名片。正月,有一亲戚来我家拜年,举目见门上对联,一愣,继而一喜,道:“宗成,你写字进步太快了,简直脱胎换骨了!”“不是我写的,是我侄儿春晖写的,他才读初一啊!”我笑着说。“是么,怎么可能?初一的学生能写出这手字?”亲戚睁大眼睛,一脸惊疑。

  春晖当初沉迷于写字(书法),继而喜欢刻字(篆刻),这缘于他对传统文化的好奇,他喜欢历史,因为书本里夹杂有古代书法篆刻的篇幅,每每读到便会兴奋得睡不着觉。对于那婉约灵动的印章,他总想自己动手学一学。因此,老家的林间溪头便是他时常光顾的地方,一是承担家里放牛的任务,二是寻找山间木料和溪头软石。课余时间几乎是刀(断钢锯磨成)不离手的刻到手指起泡以至长老茧,村民固朵因此还正儿八经帮他做了一把极为锋利的削刀,以便修正章体。其实,春晖在学刻之初,并不知为艺术,更不知有汉。能把篆字反写于木(石)上并刻之,随后央求父亲给他买来办公印泥,把书本和班上的宣传栏盖它个满堂红,就觉得很有成就感,并以此为乐。直到有机会购得郭冰光编著的《篆刻入门》并以此为母本,对篆刻艺术进行了粗略的了解和学习,方才知晓印宗秦汉,始知流派。其后,又对仅有的资料进行反复观摩和临刻并沉醉其中,当时各种少儿书画篆刻大赛五花八门,春晖也按耐不住想牛刀小试,并积极热情地投入到投稿大军中去,果然,天道酬勤,小有收获。

  记得有一年春节,我大哥自河南回乡省亲,听我说起春晖的字是村里一绝,亦不信,于是登门验视。当时,他正在门口用自磨的断钢锯刻字。听完我大哥说明来意,于是跑回房间取笔墨纸张,当场挥毫,令大哥赞不绝口。大哥是军医,也喜欢书法,在笔墨上下过不少功夫,临过不少汉碑晋帖,也算一名行家里手。部队的对联、喜报等大都出自他手,故一向以字自喜甚至自雄。人们常说,在中原那个地方,一滴屋檐水落下来溅到十个人的身上,有九个是书法家,大哥也许是其中之一。

  大哥爱才,返回部队后,马上买了一套价值不菲的毛笔和刻刀寄回老家给春晖,一方面以示栽培,一方面以示鼓励。

  -丙-

  春晖颇有可爱之处。

  春晖面目清秀,短发微须,看似文弱,其实颇有豪气。记得有一次,我与一伙酒友正在拼酒,酩酊之际,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刚由老家转到县城,准备与我见一面后就去贵阳。我于是跑到桃源酒楼定了一间房,留他吃饭再走。为了助兴,我特意约了几个朋友来陪他喝酒。其实,准确地说,是陪他说话而已。因为我知道,他不胜酒力,二两白酒下肚就会醉。在族里,论酒量我排第一,他根本排不上号的,连帮我提鞋都不配。那天,我因为是第二餐,居然有点醉了,那几个朋友因为是第一餐,清醒得很。他们见我有了醉意,便想趁机打垮我,频频激我干杯。春晖见我推杯,就猛地站起来,抢着帮我喝——来者一律不拒,且仰头就干,半秒钟都不犹豫,真是气势如虹,豪气冲天。喝一轮下来,朋友傻眼了——居然遇到了高手!我也傻眼了——一年不见,春晖居然成了护花使者,不,是豪气干云的青年杀手。不过,最终他没有把别人杀翻,而把自己杀翻了。后来,我跟村人说起他主动帮我喝酒之事,居然没有一个人相信。不相信也罢,反正我相信并佩服他的的豪气和血性。

  春晖懂礼,但不拘礼,这也是他的可爱之处。我这人古板且严厉,一般的晚辈对我是既敬又怕,不敢亲近我。而春晖不同,他既敬着我,又亲近我。他对我总是敞开心扉,既让我分享他的喜悦和甜蜜,也让我分担他的沮丧和痛苦。我觉得,有时候,他甚至是把我视为知己的。因为有一次,他跟我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老文和我最了解他,只有老文我俩跟他最谈得来,我们之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见面必喝,喝了必醉(当然我也想喝醉)。老文也弄艺术,且与他同龄,目前在北京也是混得如鱼得水,成为他的知己自不意外。我这个艺术的门外汉,我这个长辈居然也成了他的知己,这就让人不仅意外,而且感动了。有一年春节,我滞留北京看病。他回老家过年,没有看见我,说心里空落落的。去年我回老家过年,而他没回,我也觉得空落落的,像缺了什么,像丢了什么,不是滋味。以前,他回老家,过县城必先见我一面,而我上贵阳,也必去他家坐坐。相逢开口笑,何似隔代人?我俩见面,心总是敞亮的,话总是聊不完的。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隔代缘”吧。

  他的可爱之处还体现在善解人意上。比如,他知道我喜欢附庸风雅而又自命清高。所以往往不待我开口讨要,便主动约请一些国内尚有知名度的中青年书法家给我写条幅,而条幅的内容由我自拟,让我既过“撰联瘾”,又过“鉴赏瘾”和“收藏瘾”。此外,他知道我喜欢文学,于是他的朋友每出文集,便会帮我要一本,并郑重要求朋友在扉页题写赠言并署名。他的热心和善解人意,愈发激发了我对书画、文学的喜爱和敬重。有时候,我忍不住想,他的热心和善解人意,本身就是对书画、文学的一种喜爱和敬重。这种喜爱和敬重,在急功近利的时代,尤其显得珍贵。

  -丁-

  春晖的艺术世界颇精彩。

  篆刻艺术,古人多谓为雕虫小技,壮夫不为。然,篆刻有成者非一时半载所成,成家成派者,终其一生之精力而未臻道者有之。搞艺术创作不仅要有文化修养和坚持不懈的毅力,更要去体悟生活和感悟人生,无论是灵感的顿悟,抑或是经验的积累,都要融“天人合一”于一体。这样,作品才会有生命与思想,才不会庸俗。而印章的发展和演变是逐步个性化的,是体现作者与众不同的风格取向的艺术。这就要求作品不仅要有内涵,更要直探艺术的最高境界——个人面目,他不仅给人带来强烈的风格形式,还会让人们去思索作品,寻找快感,进而产生共鸣!这一点春晖身体力行,在艺术的初我中不断地追寻与塑造。直至今天,他还在兼收并蓄、徜徉古今,以秦汉为源在浩瀚的艺术素材中去寻找发现那些具有生命力的符号,那是他的“心符”,是可以牵动人神经的“天符”,一路上星月相随、汗水相伴。这条路无疑是艰辛的,更需要有勇气去面对。

  梁实秋言:“余光中右手写诗,左手写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所谓“右手”和“左手”之说,不是实指,而是喻指。而春晖“右手作书”“左手篆刻”却是实指。因其用“左手篆刻”,故有“左撇子”之号。有一次,我突发奇想,问他,可不可倒过来,“右手篆刻”而“左手作书”呢?他笑道:“不可以,除了写字和拿筷子用右手之外,其它的就不听使唤了。常人一般是以‘右手为主,左手为辅,’而我反之。其实我用左手就跟别人用右手一样,只是一种习惯罢了。”一般情况下,常人习惯于右手为主,因此大部分时间,左手甚至是搁置不用的,只是一种摆设。而在他这里,左手和右手同样重要,不仅各司其职,而且别有洞天。《射雕英雄传》里的周伯通,被黄药师困在桃花岛里,百无聊赖之中竟然练成了“双手互博”的神奇功夫。所谓神奇,不过是把左手解放出来,开发其功能罢了。周伯通之“开发左手”,意在打发无聊而已,而春晖之“开发左手”,则旨在创造一个精彩圆融的艺术世界。

  春晖自号 “二德堂主”、“吟风堂”,“二德堂主”者,“二”是其在家的排行,而“德”即“立德”,典出《左传·襄公二十四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立德”,自然意在自励,而“堂主”是自标身份。“吟风堂”者,吟风弄月之堂也,昔苏轼有言:“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如此看来,“吟风堂”倒意在浪漫和闲适了。自古艺术家和文人的雅号,颇值玩味,因为其艺术趣味及文化修养无不深寓其中。春晖是印人中的雅人,雅人中的牛人,故其斋号不仅有来历,而且有寄托,有意趣,见性情。

  春晖是先“书道”,而后“印道”的,然其“印名”盛于“书名”,表面看来,似乎殊不可解。其实,细索之,也就了然。自古有“书画同源”之说,“书道”和“印道”又何曾分离过?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吴昌硕、齐白石等无一不是先“书家”而后“印家”,最后“众家并茂”的。春晖之“印名”,实得益于他的“书道”,相较而言,其“印道”不过是其“书道”的支流罢了。其“印名”盛于“书名”,不过是印证了“眉先生,须后生,先生不比后生长”之理罢了。春晖能为中国国家画院龙瑞、程大利、曾来德、杨长槐、吴悦石、张志民、范扬等诸多导师工作室名家治印,自不是偶然,实则是水到渠成罢。

  我在给他的篆刻作品集《润物无声》作序时就写过:当代“印人”,多有“不读书”之病。不读书,其篆刻必无书卷气,必缺古雅之气象,甚至如董其昌所言“必坠恶道”。二德堂主之篆刻,既骨力并茂,有雄健遒劲之美,又清新俊逸,有古雅之气象。以“印”观人,因“字”揣人,二德堂主,必喜读书善读书矣。其所作古体诗,尤其藏头诗,既见机锋雅趣,又见性情修为,似可做“喜读书善读书”之明证矣。

  里尔克说过,“艺术是外物朦胧的愿望”。这个愿望,付诸篆刻家刀下,便在木石玉器上留下了个体深刻的痕印,留下了“形”与“神”。譬如春晖治的印,奏刀技法自然得当,刀随笔意,笔融刀工,其手上轻重,刀下节律,不缓不燥,疾徐稳妥的气韵,使人体察到他不狷不狂,不俗不匠所营造的工整意态和庄重意韵。细品之下,让人感到他取法有源、运功有道,无论从增损笔画,到安置结构部件,细微之处恰如其分。流露出文人的书卷气,体现了春晖尚儒求雅的情趣与志趣。又能让人看到他摇曳生姿的心像,和一种沛然卓立的个体精神(至少是目前的精神)。可以说,他的印,是他独特的生活体悟和审美情趣的灵光闪现,是他卓然的艺术才气与自由精神的绚烂结合。

  春晖工作之余,亦饮酒吃茶、游山访友、读书养花、临池刻印,尽文人之雅事。与时下许多善作秀忙于应酬的艺术家比较,其火气少而闲意足,更懂得生活和热爱生活,只有热爱生活的人,才更懂得艺术!

  古人尚“游学”,春晖秉承古风而“游于艺”,他以《城市档案》杂志为平台,广交天下文朋诗友和书画篆刻名家——一方面藉切磋琢磨之功而技艺日进,一方面藉助推引领之力而使得贵州艺术界风生水起。

  春晖有才,创造了一个精彩的艺术世界;

  春晖有心,无愧于这个伟大的精彩时代!

  (本文作者供职于贵州省凯里市第一中学,高级教师、青年作家)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旅游新闻报料QQ群:131380194
 
 
 
 
 
作者: 陆宗成 文章来源: 春晖书话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6-07-01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内容
无相关信息
贵州旅游在线
关于本站网站地图广告服务隐私保护招贤纳士合作伙伴网站团队帐号信息

本站为中国景观村落和经典村落景观评选申报贵州工作站
贵州旅游在线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法律顾问:腾辉律师事务所 
  旅游业务:黔中旅行社 旅行社许可证号:L-GZ00397 icp 黔ICP备10200780号-1 gabeian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380号
电话:+86.0851.86576126 传真:+86.0851.86581256 地址:贵阳市永乐路138号永乐新苑三单元302室 邮政编码:550001
支持单位:贵州省民主建国会 贵州省旅游局 贵州省艺术摄影学会 贵州省写作学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黔B2-20030008  黔新出网版准字006号  贵州省通信行业协会理事单位
广告代理:贵阳金钥匙广告有限责任公司  电话:0851-86576126  手机:18985589677 
贵州旅游在线欢迎您!